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东京:这个旁白不对劲!在线阅读 - 271·一场战争

271·一场战争

        东京:这个旁白不对劲!正文卷271·一场战争霜月遥家的沙发非常舒适,白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直到她被轻柔的声音唤醒。

        白川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几点了?”

        “仓木君,2点了,我们该出发了。”

        霜月遥将外套递给白川,白川穿好外套,打算出门,霜月遥忽然叫住了他。

        “等等。”

        白川疑惑地看着霜月遥,以为是自己落下了什么重要文件。

        只见霜月遥缓缓走到了白川身边,为他重新打好领带,“这样就好多了。”

        “谢谢。”

        白川发现霜月遥确实有成为秘书的天赋,温柔细心,还善于查资料。

        “不知道大律师有没有意愿转职做秘书?”

        霜月遥微微一愣,再次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抱歉哦,我并没有这个打算,你大概需要重新高薪聘请一位秘书了。”

        白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高薪,嗯,是觉得我给的工资不够高,我可以开两份。”

        霜月遥一边检查背包,确定各种资料都准备好了,一边回应白川的话,

        “慷慨的会长大人,你关注的重点偏离了,我对律师这个职业很满意。”

        “好吧,那大律师,我们出发吧。”

        白川从茶几上将黑框眼镜拿起,戴了上去。

        两人乘坐电梯下楼,沉默地进入了地下停车库,霜月遥继续充当司机兼秘书,白川坐在后排,很有少年会长的风范。

        当然,如果这辆本田换成豪车,那效果会更好。

        “制药公司现存160名员工,在被收购之前,公司经历了一次裁员,裁去了一半的人,依旧没办法维持公司运营。

        “董事会的股权已经全部出让,最高领导层还剩下社长保田孝幸,副社长石井国起,这两人都存在各自的问题,监察役石丸慎司……

        “管理层由管理部部长安川河美,业务部部长谷利惠子,生产制造部部长本多哲央构成,这三人都是通过关系上位,安川河美是上一任会长的情妇,据说在一年前和平分手……”

        霜月遥一边开车,一边将复杂的人际关系告诉白川。

        虽然她之前已经给白川看过部分资料,但依旧担心白川会忘记,毕竟海花制药比上面两家公司的问题都多得多。

        高层贪腐,更有直接出卖公司数据给被竞争对手的二五仔。

        老员工凭借资历好吃懒做,倚老卖老,只想尽快混到退休拿退休金。

        科研团体保守固执,只知道守着几款快要被淘汰的药物继续研究。

        还有四分之一的员工是通过裙带关系与走后门进入的,就是一群等着按时发工资的蛀虫。

        这大概也是前会长拿钱就直接跑路,没有带走任何人的原因。

        白川听着霜月遥耐心地讲解,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些蛀虫。

        “仓木君,确定不请外援吗?”

        霜月遥觉得海华制药的水很深,即便是她也无法把握,白川只是一个少年,尽管最近破获了很多大案子,在推理方面颇有才能,但也不一定能处理好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

        “大律师,你不就是我请的外援吗?”

        …

        此时,海花制药剩下的3位高层,管理部部长安川河美,业务部部长谷利惠子,生产制造部部长本多哲央3位管理层,以及13位课长的中层干部都已经在会议室里足足等待了3个时。

        至于其他的系长、主任,暂时都没有资格进入这种高级会议,他们只需要等待最后的通知即可。

        高层和干部们让现任社长尝试催促新会长的法律代表霜月遥,但社长并不愿意做出头鸟,他情愿继续在会议室里等待,并在心中有着自己的算计。

        因为社长保田孝幸都没有离开,其他成员自然也都待在会议室里,甚至没有吃午饭,大家都依靠喝咖啡坚持,就是害怕新会长到来的时候,看见他们正在用餐的画面。

        随着等待的时间越长,他们心里的负面情绪就越多。

        “架子真是大呢,要我们这么多人一直等。”

        32岁就担任了管理部部长的美妇人安川河美穿着浅咖色的职业装,黑色丝袜与白色高跟鞋,她翘着腿,右手食指和无名指上夹着一支女士香烟。

        因为等待了太久,她的烟瘾犯了,所以才会点上一支。

        其他人显然没有她如此任性,都遵从着会议室不吸烟的原则。

        幸好女士香烟的味道更像是玫瑰香,并不会引起周围人的不适。

        “安川桑,请不要这么说,毕竟是新会长,让我们这些老人如何等待都是正常的事。”

        谷利惠子柔声说道,她比前者年龄要更大一些,今年已经有40岁,但依旧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并且一直保持着单身。

        “呵呵,新会长一定是故意的吧,想要以此来试探我们。”

        副社长石井国起冷笑着说道。

        “一来就给我们下马威,看来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真是郁闷,会长太无情了,直接就把我们都抛弃了,竟然连安川桑也被留了下来。”

        监察役石丸慎司不满地说道。

        安川河美继续抽着烟,缓缓朝着坐在她身边的石丸慎司吐出了一个烟圈,“我们本来就是普通的上下属关系,他为什么要带走我?”

        周围的干部们都下意识地看了安川河美一眼,心里全是不屑与腹诽,当她这句话就是在公开放屁。

        32岁就坐在这个位置,还一定要说自己靠实力,明明就是公交车,一定要给自己立牌坊。

        男人们这么想着,并没有说出口,他们也要维护自己的面子,真正拉扯起来,他们都和安川河美有一腿。

        倒是40岁还很漂亮的业务部长,依靠家里的背景,与公司的同事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从来没有什么过度的举动。

        相比起安川河美,他们对单身的业务部长谷利惠子有更多的幻想。

        得不到的永远才是最香的。

        除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社长保田孝幸之外,其他人都开始了议论,并时不时看向会议室门口。

        透明的玻璃门外,并没有任何人靠近。

        大楼里其他工作人员,包括系长、主任和普通职员,也都精神紧绷。

        他们在担忧自己的命运。

        50分钟后,霜月遥的本田停到了海花制药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白川有了一种久未的熟悉感,又回到了商业领域,要和一群老狐狸勾心斗角,与人斗,其乐无穷。

        白川的兴趣除了查案之外,也包含了整治公司里这些蛀虫。

        将车辆停好,两人从负一楼乘坐电梯来到1楼。

        由于大厦除了1楼之外,都需要门卡才能到达其他楼层,以防止其他人进入大厦重要区域,所以不是制药公司员工的人必须经过前台引路,才能到达其他楼层。

        白川与霜月遥来到前台,前台小姐志贺佑子顶着一张网红脸,看见白川时眼睛微微发亮,但她随即又看到了白川身边的霜月遥,眼神又恢复了正常,甚至有些冷淡。

        “两位有事吗?”

        “麻烦带我们去10楼会议室。”

        霜月遥礼貌地说道。

        志贺佑子低头玩着她的红色美甲,懒洋洋地问道,“你要见谁?有预约吗?”

        白川安静地看着志贺佑子,霜月遥的资料中并没有她的信息,但通过她极为不专业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这也是一个关系户。

        “有,和保田桑约了早上见面。”

        霜月遥的脸上依旧挂着职业微笑,并没有因为前台小姐志贺佑子的怠慢而生气。

        “和社长大人约定了早上见面?”

        志贺佑子狐疑地看了霜月遥一眼,“那你们为什么下午才来,既然时间错过了,就下次再约吧。”

        白川再次见识了“漂亮”女孩的任性。

        霜月遥拿出手机,拨通了保田孝幸的电话。

        志贺佑子这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连忙翻看了一下电脑预约记录。

        她还没找到正确记录,前台座机就响了起来。

        她接通电话,是社长保田孝幸。

        “你面前的是新会长和法律代表,蠢货!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明天就给我走人!”

        这还是志贺佑子第一次被社长骂,她刚刚入职的时候就被社长看上了,社长对她平时都是温言细语,什么时候骂过她,这让她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但只要一想到面前英俊的青年男子竟然是新会长,她就有种肠子都悔青了的感觉。

        早知道刚刚态度好一些,不要这么无视他,也不应该对法律代表这么冷漠。

        被惯坏了的前台小姐志贺佑子越想越委屈,红着眼眶对白川与霜月遥道歉。

        “会长大人,法律代表,对不起,请跟我来。”

        她鞠了90度的躬,露出了深邃的事业线,心机地想要在白川面前展现自我的魅力,可惜白川完全没有看她,已经和霜月遥重新走向电梯,她只能谦卑地跟在后面。

        大厅里的人听见志贺佑子叫英俊的青年男子会长,顿时都三三两两聚头吃瓜。

        “什么情况?”

        “那就是新会长?”

        “不会吧,我还以为是新请的明星代言。”

        “志贺桑这次是撞到铁板上了吧?”

        “呵,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眼高于顶,谁都看不起,把自己当成未来的社长夫人了。”

        “真是活该呢,志贺佑子。”

        “现在是应该担心我们自己的时候了,新会长不是约了早上的会议吗?现在才到,恐怕以后我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你在想什么,新会长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社长的对手。”

        “也对,说不准两三下就被糊弄过去了。”

        当白川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立刻鞠躬,严肃地叫道,

        “会长好!”

        “会长好!”

        “会长好!”…

        这一次白川没有回应,而是直接从这些人身边走过,进入了电梯。

        霜月遥也紧跟在他身边,志贺佑子则一直低着头。

        三人坐上电梯,志贺佑子刷卡,按下10楼的楼层键。

        当白川走进会议室时,海花制药的所有高层和干部们立刻站起身,整齐地朝着白川行礼。

        “会长好!”

        白川微微颔首,走到了最上首的位置。

        他经过会议室每个人身边时,都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比对,与资料上的信息对应起来。

        站在最前方迎接自己的人是45岁的社长保田孝幸,身材发福,头发稀疏,眼神浑浊。

        鞠躬的时候下意识地扶了一下腰,猜测昨晚应该还和年轻的女性发生了美丽的故事,和资料上好色的信息一致。

        他刚刚看前台妹子的眼神明显不对劲,大概率两人有一腿。

        站在保田孝幸后面的副社长石井国起,身材中等,头发浓密,看色泽应该是假发,47岁,脸上一直维持着笑容,应该是讨好型人格,缺点是贪财,不知道公司的机密信息是不是他泄露的。

        监察役石丸慎司其貌不扬,但是手表和衣服都价值不菲,一看就没少吃油水,据说是名校毕业,表面上处事圆滑,实际上对谁都瞧不起。

        他身边的女性安川河美看起来很年轻,已经是管理部部长,全靠和上一任会长滚床单。

        她刚刚应该在抽烟,身上有很浓的女士香烟味道。

        她的眼神充满了欲望,这个女人大概是看上我了,所以说男人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说不定就被女色狼看上了。

        看她和身边人的距离,说明她完全不在意与男性的亲密接触,甚至有可能私生活很混乱。

        业务部部长谷利惠子长得还可以,年纪稍微有点大,身材保持得不错,是依靠关系进入公司,算是前会长的表亲。

        生产制造部部长本多哲央身材矮小,鞠躬的时候头放得最低,是个对领导唯唯诺诺,对下属重拳出击的两面派,技术人员出身,但是观念陈旧,不愿意创新,还经常打压有其他想法的员工……

        白川坐下后,霜月遥也在他身边的空位落座,并对社长保田孝幸礼貌地点头问候。

        “都坐下吧。”

        白川平淡地说道。

        高层和干部们立刻坐回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新会长的年轻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在他们看来,架子这么大,让众人等了这么久的人大概率会是和保田社长一个年纪的中年男人。

        当然这种事在岛国也不少见,很多财阀家的子弟,年纪轻轻当上某家子公司会长的案例比比皆是。

        社长保田孝幸似乎松了口气,一看对方就是个小鲜肉,这样的小鲜肉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恐怕是家里让他出来锻炼,第一次接触公司吧?

        自己吃过的盐比他走过的路还多,完全可以将他拿捏住。

        社长保田孝幸如此想着,放弃了想要开除掉前台小姐的心思。

        主要是他还没有玩够,志贺佑子拥有一双美腿,但和眼前的霜月遥律师比起来,她的美腿就逊色了很多。

        假如不是因为有新会长在,他会主动邀请霜月遥共进晚餐。

        他相信总有东西可以打动眼前这个看起来就极品的女人。

        “会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管理部部长安川河美,这位是业务部部长谷利惠子,这位是……”

        等大致认识过一遍,社长保田孝幸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向白川介绍公司的现状。

        海花制药公司,是一家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生物科技公司,2001年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000万。

        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糖浆剂、散剂、口服溶液剂、原料药的生产及销售,主要业务覆盖抗感染类药物、抗肿瘤、心脑血管等多个治疗药品。

        “我们现在拥有3条通过gmp认证的制药生产线,4条化学合成原料药生产线,5个通过gpm认证的原料药品种……”

        保田孝幸花费了十多分钟,终于将海花制药的辉煌战绩说了一遍,主要是凸出自己对公司的贡献,以及公司的发展前景非常可观。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观察白川的表现,想要试探白川的深浅。

        他故意说了许多行内术语和专业名词,不了解的人绝大部分会呈现出懵逼的状态,被这些专有名词和数据忽悠得晕头转向。

        白川也配合地假装出懵懂无知的样子。

        保田孝幸看见他这幅样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稍微抵消了之前的郁闷情绪。

        “会长,您对大家说两句吧。”

        “仅仅是听叙述,很难完全了解公司,先把我之前要的资料给我吧。”

        白川没有做自我介绍,直接说道。

        这种大中型的企业,等级观念会比之前两家公司更强,因此他也不需要摆出平易近人的态度。

        保田孝幸将厚厚一叠资料恭敬地放到白川面前,“这是近两年公司主要产品资料。”

        “两年不够,至少5年。”

        白川低头随意翻看着资料,冷淡地说道。

        保田孝幸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白川抬头看他,眉头微挑。

        “有问题?”

        “没有问题,安川桑,请尽快将五年的资料整理过来。”

        保田孝幸看向安川河美。

        “好的,会长、社长请稍等。”

        安川河美看懂了保田社长的眼神,摇晃着翘臀,踩着高跟鞋,离开了会议室。

        5分钟后,安川河美回到会议室,她的部下抬来了三箱子资料,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恭敬地退了下去。

        安川河美饶有兴趣地看着白川,“会长大人,您要的资料。”

        “没有精简版的?”

        霜月遥皱眉,看着故意这么做的安川河美。

        安川河美点头,“这些资料可无法精简,少了任何一点都不全面了。”

        “没事,我慢慢看。”

        白川拿起纸箱里的资料,一点点地翻阅起来。

        他刚才进屋就发现了,这些人大概率还没有吃午饭,既然他们想要浪费时间,那自己就陪着他们浪费好了。

        安川河美没有理解错保田孝幸的意思,两人早就暗度陈仓,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但他们都没想到,白川会真的开始看资料,还是一本一本地看。

        既然我给你高度精简的内容你不相信,非要看资料,就让你看个够。

        保田孝幸如此想着,从刚刚的试探已经得出了初步结论,新会长就是个对药物行业不懂的小白,他看这些专业资料,估计坚持不到10分钟,就会觉得脑仁疼。

        然而,令保田孝幸意外的是白川竟然真的看下去了。

        等待的时间无比漫长。

        尤其是空腹等待。

        副社长石井国起让职员再次泡了一些咖啡过来,他此刻很想讨好白川,将公司的情况简单介绍一遍,可碍于社长提前交代过了,作为同一利益团体,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沉默。

        白川喝着咖啡,翻动的速度变得更慢。

        霜月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观察着干部们的表情,不禁在心里偷笑。

        这群人真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可是见识过白川认真起来的样子,就算是看24小时书也可以做到。

        眼看白川已经花了一小时看资料,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社长保田孝幸忍不住主动开口说道,

        “会长您眼睛累了吧,不如我来陈述一遍概况,我们海花制药……”

        保田孝幸才刚刚开口,白川就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冷冽的眼神,

        “你的陈述我已经听过了,太泛,不如我自己看资料。”

        保田孝幸瞬间怔住。

        “会长看资料的时候喜欢绝对的安静,还请大家不要吵到会长。”

        霜月遥平静地说道,她的话就像是一记耳光,将保田孝幸的脸都打肿了。

        会议室里顿时变得落针可闻,就连喝咖啡的人都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咕咕咕——

        已经有人的肚子发出抗议的打鼓声。

        保田孝幸呵斥道,“本多桑,请注意形象,怎么可以发出这么不雅的声音,影响会长大人看资料。”

        他是刚刚受了气,找不到人撒气,现在找到了对象。

        向来都对领导唯唯诺诺的本多哲央点头道歉,心里不断暗骂,明明大家的肚子都在叫,你的声音比我还大,偏偏要我背锅,狗东西。

        霜月遥很想笑,但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白川再次抬头,看了保田孝幸一眼。

        保田孝幸瞬间低下头,表示抱歉。

        他现在已经不觉得白川是个简单的小白脸了,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敷衍白川,让他尽快离开。

        只要将白川稳住,他们这群人就还可以继续利用公司吃钱。

        半个小时又过去了,白川揉了揉眉心。

        干部们心中大喜,总算是看累了吗?是不是可以开会了?

        谁料白川喝了一口咖啡,继续看资料。

        会议室里依旧安静,但干部们的心情却越发烦躁。

        “你们不用陪我一起看资料,肚子饿了就去吃饭,我看得慢,估计得到晚上了。”

        白川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此时根本没有人敢离开会议室。

        “我们不饿,我们会耐心等待您看完资料。”

        副社长石井国起讨好地说道。

        众人都瞪了他一眼,虽然他们确实不敢离开,但就是莫名讨厌石井国起的话。

        明明大家都快要饿晕过去了。

        即便是咖啡,也不能填饱肚子。

        安川河美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会长大人,我想起来,确实有一份总结。”

        “总结不够详细,会遗漏很多细节,我不看。”

        白川淡淡地说道,继续看手中的资料,仿佛在看一本本精彩的。

        公司高层干部们面面相觑,只能自食其果。

        会议室外的系长与主任、以及普通职员也开始议论起来。

        “怎么会开了这么久还没有出来?”

        “一定是有很严重的情况吧?”

        “太安静了,好诡异。”

        “该不会是新会长知道了什么吧?”

        “不知道啊,也许要查账呢。”

        “你们注意到了吗,新社长带来的不是会计,是法务呢。”

        “这能说明什么?”

        “这说明,咱们社长有大麻烦。”

        一位资深的系长摸着下巴分析道,他已经在公司干了10年,依旧是一位系长,就是因为没有背景,但他深知高层水深。

        “这一次的会议,就是一场战争,新会长与旧势力的战争!”

        今天你们剁手了吗?

        是不是都没有看书友圈的评论?

        老群炸掉了,新群已重建,赶紧进群吧,你们都是元老。

        oo

        biqigezw.com~~~biquku.net~~~jbiquge.com~~~37zw.cc  



        ibiquge.com~~~biqugei.com~~~37xs.net~~~36xs.com



        yifan.net~~~shuosky.com~~~biqugem.com~~~36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