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东京:这个旁白不对劲!在线阅读 - 64·什么修罗场?(求追读)

64·什么修罗场?(求追读)

        乌黑发丝自然垂落,脸部线条柔和,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双眸清澈明媚的少女脸颊微微泛红。

        她的皮肤犹如透着光,和成熟的铃目柰子不同,她有着独属于这个年纪的清纯。

        少女点了点头,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跟随白川,进入了1002。

        虽然这不是千雪芽衣第一次到白川家里。

        但这一次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因为这是深夜。

        噗通噗通噗通——

        千雪芽衣的心跳速度已经远超正常水平。

        她紧张,忐忑,不安,又期待地跟着白川。

        吱呀——

        白川打开了1002的房门。

        客厅里,竟然亮着灯。

        柔和的灯光下,

        五官冷艳,眉目如画,浑身透着优雅气质的铃目柰子。

        短发飒爽,容貌清秀,活泼可爱的矢野心美。

        两人一起转过了脸,

        “仓木君,你回来了啊。”

        铃目柰子看着身后的千雪芽衣,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

        矢野心美则是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我本来是来请教仓木君功课的,恰好遇到了仓木君的姐姐,姐姐让我说一说仓木君在学校的事,就,就一直留到了现在。”

        果然,好感度超过90后,是极度危险的。

        白川看着矢野心美,明显不会说谎的样子,有些苦恼。

        还有,铃目柰子,为什么也在?

        狗旁白,为什么不提醒自己?!

        太太什么时候也配了家里的钥匙?

        门锁一定要换!

        白川决定明天就换锁!

        并且每天回家前一定要看手机监控,

        查看有没有可疑的猫钻进来,

        绝对不能相信狗旁白的节操。

        千雪芽衣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邻居大姐姐和矢野心美。

        她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芽衣酱,你也是来请教功课的吗?”

        铃目柰子显然认识千雪芽衣,她对白川有过全面的调查,怎么会不知道他身边有哪些异性。

        千雪芽衣愣了愣,看着矢野心美期待的目光,她点了点头。

        矢野心美松了口气。

        如果都是来请教功课的,不至于让自己那么被动和尴尬。

        咦?不对,这么晚了,芽衣酱为什么要来仓木君家里?

        难道他们已经?

        矢野心美松懈的精神顿时又紧绷了起来。

        “仓木君,我饿了。”

        铃目柰子看着白川,悠悠地说道。

        吓得白川立刻撸起袖子,钻进厨房,

        “三位稍等,我做夜宵给你们吃。”

        白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可不想铃目柰子当场表演一个吃雪糕。

        那会给两位少女造成很大的心理创伤吧?

        要知道,无法与人共情,也不会有羞耻之心的铃目柰子,是一个只要觉得刺激,就会愿意尝试的人。

        白川从厨房冰箱里拿出了之前在网上订购的火锅底料,然后将蔬菜和肉类处理好,放入摆盘。

        锅中放水烧开,倒入底料。

        端到客厅。

        肉类和蔬菜也都抬了上桌。

        深夜12点。

        白川与千雪芽衣、矢野心美、铃目柰子,一起吃上了地道的重庆火锅。

        “啊啊啊啊。”

        第一个举手投降的是矢野心美,她能忍受芥末,却无法忍受朝天椒。

        她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伸出舌头,想要得到片刻喘息。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水。”

        “辣辣辣辣辣辣!”

        千雪芽衣贴心地递给矢野心美一杯水,她自己也被辣得满脸通红,嘴唇微微红肿。

        但是绝对不会辜负美食的贪吃猫,还是一个劲地夹菜。

        “仓木君,我还要。”

        “好。”

        白川进入厨房,又切了一些肉片和鱼片过来,坐到了千雪芽衣旁边。

        铃目柰子和矢野心美坐在对面。

        柰子一边优雅地用餐,一边用脚摩挲白川的腿。

        脸上没有丝毫羞涩的表情,一切都显得如此自然。

        白川却被那双被丝袜包裹的腿挠得很痒,很想把手伸下去,将不安的腿按住。

        但拿着筷子,端着碗的他,实在分不出另一只手。

        只能任由铃目柰子那双不安的美腿摩来蹭去。

        “啊,啊,啊,仓木君,味道真的好棒。”

        铃目柰子被辣出了眼泪,但依旧觉得享受了一次难得的美味。

        她的声音沙哑甜腻,极度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终于,坚持到最后的千雪芽衣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好,好,好满足。”

        白川感觉继续吃下去,自己就要崩溃了。

        就吃个火锅,你们能不能不要发出令人误会的声音。

        白川心里吐槽着,脚踝又被不安的玉足摩挲了一下。

        他突然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期待这一次火锅夜宵,尽快结束。

        …

        仓木优子有些担心白天轻生的女学生板垣夏海,想知道白川后续是怎么解决的,于是给白川发了几条信息,白川都没有回复。

        本来都已经入睡的她最终还是选择起床,穿好衣服,下楼,来到1002,打算敲门询问。

        然后,她就听到了房内的动静。

        从小听觉就比常人更敏锐,这也导致了她总是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仓木优子疑惑地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屋内,不断响起嗯嗯啊啊与喘息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还是三种不同的音色。

        一个成熟性感,一个青涩稚嫩,一个空灵动听。

        仓木优子拍了拍自己的脸,

        “绝对,绝对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弟弟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然而,下一刻,她听到了成熟性感的声音说道,

        “心美酱,你不是说过,什么都愿意为仓木君做吗?”

        “嗯嗯,为了仓木君,我什么都可以。”

        “心美酱,我们一起吧。”

        竟然还要一起!!!

        仓木优子再也忍不了了。

        她敲响了房门,带着一种警官查房的气势。

        很快,房门打开了。

        白川惊讶地看着仓木优子,

        “优子老师?这么晚,有事吗?”

        仓木优子先是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味,然后才看清里面坐着的三位女性。

        优雅的铃目太太,漂亮的千雪芽衣,可爱的矢野心美。

        她们的共同点是,嘴巴又红又肿。

        仓木优子如同遭遇雷击。

        她的目光在白川的裤子上扫视了片刻。

        白川立刻知道这位异父异母的姐姐一定是误会了。

        “我们刚刚在吃火锅,现在吃完了,优子老师要是早来一会儿,还可以一起吃。”

        矢野心美端起锅底,认真地看向千雪芽衣,

        “走吧,芽衣酱,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锅洗得干干净净,为了仓木君,我什么都愿意!哪怕是最可怕的洗碗!”

        千雪芽衣重重点头,开始收拾碗筷。

        对于她来说,洗碗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尤其是白川家里没有买洗碗机。

        但是为了白川,她可以牺牲。

        毕竟,白川让她品尝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美食。

        如果有机会,千雪芽衣还想在深夜和他一起吃火锅。

        优雅的铃目柰子也站起身,眼含笑意地看着仓木优子,

        “优子老师有深夜给学生补习的习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