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东京:这个旁白不对劲!在线阅读 - 39·是巧合吗?(求追读)

39·是巧合吗?(求追读)

        “你好,我是润生大药店的医药代表助理,非常抱歉,有顾客投诉sleep    soundly安眠药有质量问题,

        所以我们才对购买过这款药的用户进行一个走访,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回答几个问题?

        如果药物出现问题,我们会给出相应的赔偿。”

        白川非常有礼貌地说道。

        小平杉人并没有邀请白川进屋的意思,他冷淡地说道,

        “这款药我一直在吃,没什么问题。”

        此时,白川不动声色地对小平杉人发起了鉴定术。

        之前鉴定视频中的人影,他就等于在小平杉人身上用过一次,如今只能再使用两次。

        希望能获得更为准确的线索。

        【人物:小平杉人】

        【鉴定结果:27岁,男,东京人,无业。患有抑郁症,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没有安眠药无法入睡。】

        【评价:一个普通的抑郁症患者。】

        看来药物是买来给自己吃的。

        白川又与小平杉人交流了几句,排除了小平杉人的嫌疑。

        他继续前往下一站,与下一位购药者交流。

        居住在涩谷区的中低档单身公寓中,一位面色苍白,模样还算清秀,身材丰腴的女人打开了房门。

        她的房间采光不是很好,隔音效果也很差,站在门口,白川都能听见楼上夫妇正在打架的声音。

        女人手中叼着一支烟,打量着白川英俊的脸庞,遗憾地说道,

        “少年,今天姐姐不舒服,你还是找别人吧。”

        白川面不改色地对她使用了2次鉴定术。

        【人物:岛村由夜】

        【鉴定结果:33岁,女,东京人,职业:女公关。长时间昼夜颠倒,导致晚上无法入眠,最近正处在生理期。】

        【评价:烟和酒精只能麻痹精神,却无法拯救灵魂。】

        【人物:岛村由夜】

        【鉴定结果:长时间不按时吃饭,已经造成了严重的肠胃炎,如不及时就医,用不了几年就会发展为胃癌】

        【评价:金钱可以暂时缓解疼痛,却换不来健康。】

        两次鉴定结果,再加上白川与她进行的短暂交流,再次排除了她的嫌疑。

        临走前,白川好心提醒道,

        “由夜小姐,最近请抽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胃病吧,偶尔也要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要留下遗憾。”

        岛村由夜惊讶地看着白川,不明白这个少年怎么会知道她有胃病。

        但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了,她决定去医院做一次体检。

        白川相续访问了第三位和第四位购药人。

        第三位购药人是位年近50的老者内田太郎,三十岁那年老来得子,但是儿子内田聪一不学好,加入了社团。

        属于社团的边缘人物。

        老者买药就是为儿子买的,虽然不知道儿子用药来做什么,但他对儿子的要求向来是有求必应,属于溺爱的典型范例。

        得知药店出售疑似有问题的药之后,老者立刻发怒,要求赔偿。

        白川让他仔细填写了一张信息单之后,告诉他登记过后,会有人来处理。

        最后一位购药人是一位40岁的成年男性,木户刚志,一位环卫工人。

        这位木户先生在看到白川时显露出了不自然情绪。

        并且完全不相信白川是医药代表助理的说辞,闪躲,回避,还带有一丝恐惧的眼神,完全将他出卖。

        白川确定,这位木户先生与本案息息相关。

        但自己无法从他嘴里套话,只能通过三次鉴定术完成了初步侦查。

        【人物:木户刚志】

        【鉴定结果:40岁,男性,职业为环卫工人。曾经感染肺病,当过一段时间的流浪汉,现在重新振作,找了一份环卫工的工作,他买药似乎也不是给自己吃。】

        【评价:人生总是起起落落。】

        【鉴定结果:家里放着很多上尾美子的书籍,将上尾美子视为阳光,如果没有上尾美子,就没有现在的他,他可能会一直做一个流浪汉,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可惜,如今的身份已经无法接触那束光,她太耀眼,自己却太卑微。】

        【评价:想要靠近一点,更近一点,阳光啊,偶尔也看看我好吗?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鉴定结果:似乎藏着什么秘密,需要更高级的鉴定术才能窥探。】

        【评价:请提高你的鉴定术。】

        上尾美子!

        这难道是巧合吗?

        白川想起了上尾美子曾经接受过的一个采访,她曾经说过,她救助过一位流浪汉。

        显然,这位木户刚志先生就是那位流浪汉。

        他已经成为了上尾美子的信徒,就像那位5年来一直躲在沙发里的连环杀人犯一样。

        白川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原身这是招惹了多少危险的太太?

        究竟是社团成员的内斗,还是上尾美子的布局?

        白川不能确定,但是引导自己写下日记的上尾美子很可疑。

        晚上8点,白川回到公寓。

        距离查出真相只有一天时间了。

        他需要去会一会最大的嫌疑人,危险系数颇高的太太——上尾美子。

        按响了5003的门铃。

        一身居家打扮的上尾美子打开了房门。

        她的眼中有些难以化开的忧郁,就像是结着忧愁的丁香花。

        似乎是在为粮食和蔬菜忧愁,又似乎在为街边的流浪狗悲伤。

        给人一种多愁善感,极度善良的感觉。

        五官看起来都很普通,组合起来却有一种恰到好处的美感。

        齐肩的褐色短发尾部打着微微的卷,流露出作家的慵懒。

        她看见白川,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距离上一次,她说,我不会放弃你,已经过去一个月。

        但她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安静地等待,就像是一个极有耐心的猎人,等待着自己的猎物自投罗网。

        “仓木君,你来了。”

        “嗯。”

        白川应了一声,换了拖鞋,走进了上尾家的公寓。

        屋子里透着松木香味,柔和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为她增加了一层朦胧的光晕。

        她先为白川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到他的身边,温柔地看着他。

        比起神经多少有点不正常的铃目柰子,上尾太太的表现矜持而又克制,只是一个春日般温柔的笑容就说明了一切。

        “sleep    soundly。”

        白川说出了两个单词,观察着上尾太太的微表情。

        她只是微笑地说道,

        “安眠药,我偶尔无法入眠的时候也会尝试呢,作家嘛,总有那么几天会失眠。”

        上尾太太果然是高手,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但白川不会轻易放弃,

        “木户刚志先生,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