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玄幻奇幻 - 西游:我欲成佛,还请佛祖退位!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佛衣大会,鸿门宴!

第五十一章 佛衣大会,鸿门宴!

        “道长,你如此残害无辜众生,就不怕哪天遭来报应吗?”

        一番推断过后,唐三藏对他彻底没了好脸色。

        “长老言重了,斩妖除魔乃我修道之人应尽之本分,又谈何残害无辜?”

        对此,凌虚子满是不在乎,“再说了,我的苍狼山有天地法阵庇佑,只要我身在山中,即便是天神发难,也休想伤得了我分毫!”

        “但你现在,不是已经不在苍狼山了吗?”

        唐三藏这般说着,眼神里浮现一丝寒意。

        “您又拿我打趣了,眼下可是在黑风山,试问谁人敢在这对我动手?”

        凌虚子不以为意道。

        而唐三藏也懒得再搭理他,继续向着山中前行。

        他现在开始越发期待,在待会的佛衣大会中,究竟会上演一出怎样的好戏!

        “哎,只可惜那东土取经人是长老的贵客,不然贫道还真想试试,那长生不老肉究竟是什么滋味呢!”

        一路上,凌虚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念叨着,竟是对唐三藏也同样垂涎三尺。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在自求死道啊!

        对此,唐三藏虽不曾在回应,但心里早已暗动杀机……

        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三人很快便来到了山巅,抵达了黑风洞口。

        不一会儿,洞口的门开了,黑熊精也从里边迎了出来。

        可当看到由唐三藏所化的金池后,他明显愣了下。

        “奇怪了,长老他咋提前来啦,这和先前计划的好像不大一样吧?”

        黑熊心里嘀咕着,可终究没有多想,堆着一脸憨厚笑容就迎了上去。

        “嘿呀,二位道友,你们终于来啦,快快有请!”

        说着,黑熊拍了拍满是炭灰的爪子,当即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对此,凌虚子连连应诺,而唐三藏也向孙悟空点头示意后,便一道走了进去。

        所谓的黑风洞,其实就是一口大号的煤窑。

        一路走来,四周都是弯弯曲曲的坑洞,黑咕隆咚一片。

        而顺着昏暗的灯光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一片敞亮的洞府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居士,您今天不是举办佛衣大会广宴宾客吗,为何现在洞府却只有贫道与长老二人?”

        见洞府之中一片空荡,凌虚子不由警觉了起来。

        “嘿嘿,道长你这就不懂了吧,其实这佛衣发大会呀,是俺特意为你办的!”

        “还请往这边看!”

        黑熊嘿嘿笑着,随后指向了洞府深处。

        只见来自唐三藏的锦襕袈裟,此时赫然挂在洞府正中的衣桁上!

        阵阵佛光不断从袈裟上散发而出,将整个洞府都镀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色。

        “宝贝,真是世间难得的宝贝……”

        在看到这袈裟后,原本还有些狐疑的凌虚子,立即两眼挪不动道了。

        “锦襕袈裟……据说其一针一线一宝一物皆是由天材地宝所制,又凝聚有三千诸佛无上法能!”

        “纵使凡人加身,亦能佑其水火不侵、邪煞难犯,哪怕大罗金仙出手,也难损其分毫,乃三界不可求之圣物!”

        凌虚子显然也有些见识,对这袈裟当即不吝赞美之词。

        “嘿嘿,既然道长这么有眼光,要不就把它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这时候,一旁的黑熊笑眯眯的说道。

        “这……恐怕不合适吧?”

        “瞧你说的,咱俩都两百多年交情了,还客气啥啊!”

        听了这话,凌虚子大喜,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贪婪之意,随即迫不及待地转过了身,就向着那袈裟走去。

        而黑熊原本满是憨笑的脸上,此时也莫名阴沉了下来。

        一柄丈八黑缨枪无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竟是毫无征兆地朝着凌虚子后背重重刺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当即响彻洞府!

        只见在这势大力沉的一枪之下,凌虚子的肩胛骨顿时被洞穿,而枪头更是深深刺入了坚石之中,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黑……黑风居士,你我相识多年,为何……要对我下此毒手!?”

        凌虚子哀嚎着,一脸难以置信地回过了头,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泵涌而出。

        他一次次想要从地上站起,可一股磅礴的妖王威压却不断从黑缨枪中激荡而出,将他牢牢镇压在了原地。

        一时间,来自凌虚子的惨叫此起彼伏,久久不绝。

        而唐三藏怎么也没料到,先前对自己打不还手的黑熊精,眼下对付这凌虚子,下手竟如此凶狠果断!

        不过,这倒也不奇怪。

        毕竟在先前与凌虚子的一番攀谈中,他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如他所料,琴婆就是两百年前被凌虚子所残害的那只琴妖!

        而他在婚宴上赠给金池的那副焦尾琴,其实就是琴婆被废去的半截琴身!

        正因为如此,金池长老才会对这位多年老友起了杀心!

        所以,他便将锦襕袈裟交给了黑熊,就是为了让其在黑风山大办佛衣大会,诱骗凌虚子离开山门,让他脱离苍狼山的天地法阵庇护。

        唯有如此,金池便可以毫无顾忌地为琴婆报仇雪恨!

        “唉,俺老黑已经好几千年没沾过血了,今天却在这破了戒,真是罪过呀!”

        看着血流如注的凌虚子,黑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

        他朝唐三藏指了指,“长老,你要俺做的俺都做完了,接下来的烂摊子就交给你啦,俺就不继续凑热闹了!”

        说完,黑星挪着步子就要往洞外走去,似乎见不得这血腥场面。

        可他刚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停了下来。

        踏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忽然从洞口传来。

        唐三藏下意识回过了头,却见真正的金池长老,不知何时也前来了黑风山,来到了这洞府之中。

        “啥……啥情况?咋突然冒出来两个金池长老?”

        黑熊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而金池长老不语,阵阵佛光随即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佛光所过之处,唐三藏与孙悟空的伪装当即层层瓦解,显露出了原形。

        “好哇圣僧,你们不是说好了走的吗,怎么又跑回来诓骗俺!”

        认出二人的身份后,黑熊气得一跺脚,当即变得警惕了起来。

        可身为正主的金池长老却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阿弥陀佛,今日之事,让圣僧您见笑了。”

        金池长老双手合十,朝唐三藏恭敬施以佛礼,“只是不知圣僧此次到来,是为了阻止老衲复仇,还是为了拿回袈裟?”

        “自然是为了袈裟而来,至于你和凌虚子之间的恩怨,我不过问也不参与,还请长老自便!”

        对此,唐三藏如是回应道。

        毕竟自己本就是一个杀伐果断快意恩仇的人,又怎会阻止他人报仇雪恨?

        可让他感到不解的是,金池若仅仅只是为了杀一个凌虚子,似乎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吧?

        甚至不惜将唐三藏,以及菩萨亲赐的锦襕袈裟也一道卷进来。

        而这里边,会不会还存在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思绪间,唐三藏的心里又不禁多了一丝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