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玄幻奇幻 - 西游:我欲成佛,还请佛祖退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袈裟被盗?

第四十七章 袈裟被盗?

        佛光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在这一拳之下,金池长老的擎天双臂竟犹如脆弱的枯枝般支离破碎,化作漫天竹屑飞溅当空!

        凛冽的佛光光柱,轻易洞穿了他如山岳巍峨的身躯,又从后背透体而出!

        可其中的余威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继续袭向了后方的连绵山林!

        轰隆隆!

        刹那间,紫竹山山崩地裂!

        只见佛光席卷下,一座接着一座的山峰轰然坍塌,成片成片的参天竹林瞬眼成灰。

        地面更是裂开了一道长达二三十里的深长鸿沟,几乎将半座紫竹山生生撕裂!

        啊!……

        与此同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也随之从金池长老口中响起。

        以那道骇人的伤口为中心,万丈佛光当即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这些佛光犹如神兵利刃般,开始疯狂地撕裂着他的身躯。

        密集的竹藤在他身上层层崩碎,粗长的竹鞭也尽收地底。

        不过须臾之间,在那磅礴佛威镇压下,金池长老那妖魔之躯已尽数瓦解,再度化作了先前的僧人模样。

        可他的双手早已鲜血潺潺,胸口也变得血肉模糊,浑身上下更是伤痕累累!

        “长老,长老……您可还好吧?”

        看到这一幕,观音禅院的众多僧人慌慌张张跑上前来,扶住了已化回原形的金池长老。

        可看着他那一身骇人伤势后,所有人无不倒抽了口凉气。

        方才圣僧不是说好的,只是要将长老降服吗?

        但他这一出手竟如此凶狠毒辣,怎么看都像是奔着索命来的!

        “看来菩萨所传授的真经果真非同一般呀,以后西天路上的那些妖魔鬼怪可要遭罪咯!”

        看着被那一拳轰出的连绵山林二三十里的裂痕,孙悟空也颇为意外。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万分清楚。

        如今,唐三藏的道行不过天仙境。

        但这一拳的力道却已堪比金仙,完全不弱于当初自己作祟的六欲!

        仅仅只是在藏经阁待了三天,佛法精进竟如此神速,简直闻所未闻!

        “大道真经,当真恐怖如斯吗?”

        入魔的金池长老竟被自己一拳重创,这也着实出乎了唐三藏的意料。

        自己本就历经十世修行,再加上已肉身成佛,万千佛法在佛眼加持下,甚至不需要特意钻研,便可轻易融会贯通,化为己用。

        如今小有所成,首度出手却未能把握好分寸。

        倘若方才力道再深上几分,恐怕金池真要当场灰飞烟灭了!

        带着这一念头,唐三藏再朝金池长老看去。

        只见在佛法的镇压下,此时他身上的妖气已尽敛,眼中也出现恢复了明亮。

        虽然被自己一拳重创了双臂贯穿了胸膛撕裂了血肉,但看起来暂无性命之忧,只是元气大伤……

        “我这是怎么了,我……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看着遍地疮痍的紫竹山,以及禅院外围成片坍塌的院墙,金池长老满眼茫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金池,方才你再入魔道,不仅对菩萨出言不逊,更欲毁了观音禅院,险些酿成无穷恶果!”

        对此,唐三藏一声叹息。

        “不,不可能……我在佛前苦修两百年,怎会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事情,这……这里边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金池长老摇着头,想要为自己再解释什么。

        可看着周遭一众弟子那惶恐畏惧的眼神,他的神色瞬间颓唐了下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次入魔又是出于何故?莫非还是因为那琴婆?”

        唐三藏再问道。

        只因远处的厢房中,那个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女人哭声忽然停了,转而又化作了阵阵近乎癫狂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我……我也不知道。”

        金池的脸上倍感痛苦与折磨,“我以前为琴婆弹琴时,虽时常受她怨念侵扰魔念缠身,可只要无人打搅便相安无事。”

        “可今日,我只是去往苍狼山参加了一场婚宴,不知为何竟突然魔念难以自控,剩下的事情就一概记不得了……”

        “我本菩萨苦心栽培的门生,如今却险些犯下滔天罪孽,实在有愧佛门!”

        金池长老浑身剧烈哆嗦着,他双手合十虔诚忏悔,可面容却又突然变得异常狰狞。

        “不!是佛不佑我,是佛负我在先!我凭什么要心怀愧疚,凭什么继续守在那青灯古佛下!”

        “阿弥陀佛,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我,我……啊!!……”

        这一刻,金池长老像是陷入癫狂,他的神情时而忏悔自责,时而戾气四溢。

        身上也时而佛光涌动,时而妖气阴森,令人触目惊心!

        而在那一声声痛苦的嘶嚎中,他竟是抱着自己的头,重重地向着地面砸了下去!

        嘭!嘭!嘭……

        在他疯狂地撞击下,地面顿时绽开一道道深长裂痕。

        而他也在瞬间被自己撞得血流如注,鲜血染红了身穿的僧衣。

        看着如此诡异的一幕,唐三藏深深皱起了眉,不知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异变。

        过了好一会,金池方才抬起了血流满面的头。

        他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却是向唐三藏跪求道,“圣僧……您可否看在我曾为你指点修行的份上,帮我一个忙?”

        “不知何事?”

        “还请您借锦襕袈裟与我一用。”

        “你要它干什么?”

        听了这话,唐三藏略显诧异。

        难道说,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了吗?

        “只因我已深陷苦海,害怕有朝一日心魔难抑,犯下滔天杀孽……”

        金池长老惶恐说道,“而锦襕袈裟乃菩萨亲赐的佛门至宝,蕴含无上佛法,可令人阴邪不侵,免堕地狱。”

        “所以,我想借此袈裟渡化心中魔念,以免步入邪道……”

        这……

        对此,唐三藏不禁犹豫了。

        毕竟在他的刻板印象中,把袈裟借给金池,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但看着金池近乎哀求的眼神,又想起那三十五部大道真经的情谊,唐三藏终究还是心软了。

        “只是不知,这袈裟你要借多久?”

        带着这一念头,唐三藏问道。

        “一夜!只需一夜,这袈裟便可助我摆脱苦厄,将我心中魔念彻底根除!”

        金池长老眼前一亮,“届时,我自会将袈裟完璧归还,再谢圣僧无量佛恩!”

        话已至此,事已至此。

        唐三藏即便如何不愿意,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推辞。

        “既然如此,那贫僧便成全你罢!”

        一番纠结后,他还是将锦襕袈裟从身上褪下,递到了金池长老面前。

        “叩谢圣僧!老衲定不负圣僧厚望,早日消除业障,还佛门以清净!”

        金池长老喜出望外,连忙毕恭毕敬接过了袈裟。

        对此,唐三藏的心情也颇为复杂。

        此次将袈裟相借,也不知是福是祸,看来今晚得好生警惕些才行了……

        而此时,金池长老捧着袈裟转过了身。

        原本明锐禅定的目光,不知为何却又在瞬间漆黑如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