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英雄出少年

第二十六章 英雄出少年

        第二十六章英雄出少年

        赵云围绕着张文不断转圈,好似要在他身上寻找什么。而张文则一脸忐忑的看着赵云,心中也疑惑赵云的行为。对方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张文也是不由怀疑起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教官,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离开也没多久,怎么就如此懈怠了?”

        实在受不了赵云的眼神,张文率先打破了沉默。而赵云连连摇头,对张文似是不太满意。

        张文的年纪不过二十三岁,但作为军人却也不再年轻了。从体格上看他的身材极为瘦削,脸上英气十足却极为苍白,这在一名久经杀场战士来讲极为的格格不入。深邃的眼神中蕴含常人没有的睿智,正如其名字一般。张文如果作为一个文职来说更加的合适,而现在却是一名特战队的队长。

        “神调局吗?哈哈,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名字,看来还有很多事是我不知道的啊。”

        赵云突然笑了笑,摇着头似乎在追忆曾经的过往。神调局这个部门,即便赵云也只是听过它的名字。这个部门的职能是什么,创建的目的是为什么都一无所知。甚至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是给这个部门效力,可是从来都是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神调局也是近年才成立的部门,当年飞雪教官突然离开。不然也是会参与进来的,那个计划的推动离不开教官这样的人。”

        张文对于赵云的嗤笑并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眼神中带有些许不忍,飞雪教官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代号,一个风云人物。他当年的突然离开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军部为了削减影响也是被烦扰了许久的。毕竟当初四海安定,又有什么任务需要他来完成。被飞雪带过的兵都一度认为是高层排挤,他一个人在军部的声望甚至超过了指挥官。而飞雪自称是因病离休,这简直令人难以理解。一个正值青壮年的兵王,是什么样的任务会受此重伤。要知道他不是一般的特战教官,级别与将校等同。

        “飞雪?难道他是?”

        李无名盯着赵云,有些泛白的胡须不自觉的跳动。饱含沧桑的眼眸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清明,从上到下不停的打量赵云。而一旁的周庸也陷入了沉思,右手拇指不断在手中轻点,看着赵云的眼神越发的不一般。

        “15年那一届的武道山论道大会,江湖天才云集。而这一届武道大会也关乎后来的道术改革,武道院也是在那一届之后成立的。”

        “我也听说了,当时师傅仙逝不久,我没有亲临现场。可是听说那一届争夺惨烈,传言修道界的宗门派出弟子参与这场论道,但最终蓝天各大派的高手最终败给了一个少年。”

        周庸苍老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轻笑,他想起了七年前那场离奇的论道大会。修道界的门人本想显露自身的不凡,哪知跟江湖人的争斗最终全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抢了风头。

        “那个少年最终被确认是一名少年宗师,主办方没有透漏他的讯息,只知道宗师名号是飞雪。”

        “十六岁不到的少年宗师,今日有这般成就也不出意外啊。”

        李无名连连感叹,如果赵云真的是当年的少年宗师,现在能有这种修为他也能理解不少了。毕竟十五岁的少年宗师在新历之后还是首次出现,即便在新历前的复兴年代这种天资也是绝无仅有。至少他李无名没有听过有如此年轻的天才,他师傅也是在而立之年才有宗师之称的。

        “云哥竟然是少年宗师,果然是天选之人。”

        赵晓浩双拳挥舞在空气中,一股热血之意直冲脑海。对赵云的崇拜无以复加,能带领我们走出机场区当然不是普通人。

        宋茜轻咬嘴唇,少女心中波浪起伏,对赵云这个年轻人更加的看不透了。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吗,同样的年纪你却在另一番天地闯荡。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宗师之名当之无愧。”

        王伍夫妇相视一笑,无论赵云有什么身份他们都不会惊讶了。身怀异能的高人,年少时自然有他的不凡之处。

        “我的天,他就是飞雪教官。听说局长也常常提起他,队长更是如此。”

        “现在能理解队长为何跟小迷弟一样了,原来是这号大神啊。”

        逐星小队的成员同样感到震惊,传说中的飞雪竟然是一个如此年少的小青年。

        “说的这么牛逼,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啊?”

        “小崽子你闭嘴吧,这位爷可不好惹。队长当年就是在他手底下训练,听说是被练哭爹喊娘的。”

        郭伟摇头晃脑的,对队长身边的年轻人好奇不已。扶着刘星的肩膀躲在队伍后面议论张文和赵云,而杨丰听到之后回头戏谑的看着他们,小声的提醒关于两人的过去。张文所在那一届特战队的新兵训练就是飞雪负责的,听说很是惨无人道,许多新兵受不了中途退出了。当时不少受训新兵都是各部选拔的精英,不乏有高级官兵。总部接到关于飞雪训练不合理的投诉,一些教官也对飞雪的训练方式不赞同。在多方压力下惊动了高层,而最终的结果是训练照旧。传言是有一位首长对飞雪教官的训练方法非常喜欢,并大力支持飞雪教官的一系列训练。

        “果然如此,阎王爷带小鬼,真是绝配。”

        逐星小队里除了张文,就杨丰的资历较老。听到他的讲述众人才恍然,原来队长是飞雪带过的兵啊。而且还跟某个首长关系不一般,那个首长当年被称为闻风丧胆的阎王爷。而这飞雪显然也是得到其真传,甚至还发扬光大。

        赵云和张文的交谈逐渐避开众人离开了大厅,而其他人在他们俩走后也各自介绍认识起来。

        一番交流之下,李无名一行人也认识了逐星小队的成员。对方隶属于那神秘的神调局,这个部门是专门解决调查一些神秘事件的。此次进入黑雾世界也是为调查并州机场的异变而来,不过事情到现在进展的不太顺利,而且在进入这个世界就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逐星小队也同样知晓了这些幸存者的不凡,尤其是在听到赵云带领他们穿越机场区来到这里。航站遇到流星雨损失惨重,期间遇到血灵潮,尤其是后来遇到的恐怖生灵更是让他们心惊胆战。现在看到他们安全走来,心里也为这些人感到不容易。

        “是我们无能啊,黎民百姓遭此大劫我等却无能为力。”

        “各位都是好样的,即便换作我们也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能不能坚持到这里。”

        “有这样的强大心灵,活下去才有希望。”

        杨丰作为队伍的老大哥,面对这些残存下来的人们让他内心感到无比的愧疚。其他年纪稍小的几人同样心有所感,一直以来在都生活军部的熏陶之下,整个人对于天朝人民都有为之献身的准备。而今天灾降世,才发现人间的无力。

        与强敌战斗相比,这大自然的天灾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们可以与敌人厮杀浴血,可以抛头颅裹尸还。但是与天地又该如何去争呢,人类如沧海一粟渺小不可言。在地震洪水的怒吼中,即便最强的战士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挥舞镰刀,收割人间这些弱小的生灵。

        “真是不甘心啊,我们夜以继日的训练还是赶不上灾变的屠刀。”

        “人类在天地之中太过渺小,这个末日之下,世界不会毁灭,但人类却要面对生死存亡的危机。”

        逐星小队的成员皆是满脸愤懑,不管他们如何努力都是杯水车薪。即便怀有些许神通也只能勉强自保,而这个世界之中还有很多诡异的存在,一只小小的血灵就可能结束他们的性命。

        “年轻人不用妄自菲薄,在我们眼里你们都是孩子。你们的存在才是未来的希望,这片天地产生了异变。人类已经脱离森林法则许久,也是时候迎来进化了。”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虽然说起来可能显得冷血,但是这就是天地的法则。不能适应下去,最终自然会被淘汰。”

        李无名抚须大笑,宽慰着这些年轻的队员们。他们能有这份救世之心,已经非常让人感动了。实在是天地大势面前,种种因素促成的不可抗力。仅靠这些不过弱冠之龄的孩子们怎么可能实现,毕竟身上穿的那身衣服也只是好一点的布料制成。并非神衣战甲穿上可以不死之身,但衣服上面的责任同样令人感叹而钦佩。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纵使千般不舍总有逝去的一天。重要的是活下去的意义,文明需要传承,人类不能就这样断绝。”

        “每个人生来便有他存在的使命,是非功过自有天定。我们所做所行便是要在功德谱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与李无名的直接不同,周庸对人生的理解更为纯粹。无论浩劫还是灾难,人类都是无法左右的。而人类能做的就是坚强的活下去,人类的火种不能轻易熄灭。人固有一死,但生死却要有其价值。

        院落中,赵云看着天中巨大的血色红月。大厅中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心中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也多了起来。自己人生的意义又该是什么呢,修炼?亦或是长生?

        “功德一词,常常出现在上古典籍中。圣人贤者也会将功德挂在嘴边,那么功德又是什么呢?”

        赵云眼神有些恍惚,平常我们说功德,听的比较多的是佛宗。修佛法门就是修功德,佛祖布施,普渡众生便是如此。许多得道高僧的日常所行便是行善积德,讲经说佛力求功德圆满。

        “阿文,你觉得什么是功德呢?”

        “教官就别考我了,我也不太懂这个。硬要说的话,我想就是做善事,但这善显然并非简单的善恶。”

        张文挠挠头活像一个乖巧的学生,他也听到了大厅里众人的议论。虽然他也参悟过许多经典,但他作为新时代的人,见证了科术的变革。身怀违背常理的异能,可始终有太多太多的困惑萦绕在心头。

        功德的积累,最简单的理解就是做好事,多多帮助别人。日常行善,不做恶事。那么善恶之分又该如何确定呢?

        “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别喊我教官了,一声云哥比啥都强。”

        赵云见到张文那拘谨的模样有些好笑,我这该死的魅力。当初也没拿你怎么样啊,你现在还是堂堂的特战队长呢。后者闻言只是不断的笑着,直喊云哥。

        “常人所说的善恶之分很好理解,善就是做好事,恶就是做坏事。比如今天扶老奶奶过马路就是善,助人为乐就是善,救死扶伤就是善。那么与之相反恶就是作奸犯科,烧杀抢掠就是大恶。”

        “如果助人为善,不助人又该当如何呢?扶老奶奶被讹诈,那么此善又为何善。杀人为恶,为救人而杀人是恶事还是善事呢?”

        随着赵云侃侃而谈,张文也陷入了沉思。作为军人,他的天职就是保家卫国。在战场遇到敌人就要杀敌,那么善恶于此又处于什么境地?

        赵云突然想起一本上古经卷《往生论注》中对于功德的说法:“功德有二,源自有漏心,不顺应法性,如所谓凡夫人天诸善,人天果报的因或果,皆颠倒、虚伪不真,因此称为不实功德。源自菩萨智慧清净业,能庄严佛事,依顺法性而入清净相,此法不颠倒、不虚伪,因此称为真实功德。”

        “可见这功德不是简简单单的善恶,行善也并非简单的做好事。如果做好事就能成大功德,那么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祸害遗千年?如你所说,功德的积累并非那么简单。从天地来看,你做一百件好事也不会影响今天刮风下雨。你也许扶老奶奶的时候就被赔的倾家荡产,这显然不合乎道的意义。”

        对于张文的看法,赵云同样有这种感觉。功德之论定然有其深意,不然上古贤者也不会每每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