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死地

第六十二章 死地

        第63章死地

        “我靠,牛逼”,地下,看着上方缓慢“愈合”的光芒,地鱼推了推泳镜,由衷地感慨道。

        “走吧,六四分?”,死兆流转,将身上的土灰除去,白晓开口。

        “五五吧,装备不是我的”,地鱼皱了皱眉头,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七三都勉强可以,但他身上撑血和蓝的装备都是其它人资助的,这些人自然不能空手而归,四成有点太少了。

        “可以”,白晓没多计较,虽然他的光环是主要输出,但没有地鱼的能力,这一票也得告吹,他还得费大劲横穿整个战场,风险很高,并且收获也未必有多好。

        分赃事宜谈妥,地鱼没再废话,他虽然是个很爱聊的人,但身旁这位似乎没有多少交流的欲望。

        地鱼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个平板,上面显示着两个光点和一个红色的光标,光点一个是地鱼目前的位置,另一个则是安置在朝渊之殿充当参照的装置,红色光标则是目的地,由己方的一名狙击手进行定位。

        “跟我来”

        稍微确认了下位置,地鱼将手掌贴于面前的岩石,很快,岩石和泥土变得软滑无比,如同一层浓稠的浆液。

        “走吧,你应该不需要氧气吧?”

        “不需要”

        大多数不死系都不需要氧气,进化体自然也不例外,白晓摇了摇头,紧跟着地鱼钻入面前变为泥浆的“通道”中,随着地鱼的离开,身后的泥浆瞬间凝固,恢复之前固化的岩石。

        随着地鱼的前进,周边的岩石和泥土不断化为水一般的泥浆,两人就如同鱼一般在地下游动,这估计也是地鱼代号的由来。

        数分钟后,地鱼手上的平板中,代表两人位置的光点和正缓缓向前移动的红色光标重合。

        “到了”,地鱼打了个响指,两人身周的泥浆瞬间浓缩并固化,强行在地下开辟了一个狭的空间。

        “其他人呢?”

        “等等......好了,都走完了”

        闻言,白晓不再等待,双光环当即开启,如此好的输出环境,想必能给耀日方一个难忘的回忆。

        “嗡~”

        “轰!”

        “我靠......”

        恐怖而扭曲的波动爆发,一旁的地鱼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颤抖的手哆哆嗦嗦地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两瓶持续性回复药剂喝下,又赶紧拿出一瓶即时回血的药剂凑到嘴边,随时准备灌下。

        之前他只是远远的在外围感受过这位张开光环时的波动,当时只觉得还好,眼下近距离接触才知道“心惊肉跳”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比喻。

        ......

        一分钟前。

        耀日后方,一个个奶妈以及众多远程契约者正将五颜六色的光芒抛向前方,不同于在前方打生打死的近战,他们的工作要轻松得多,在等待技能冷却时,他们甚至还能闲聊两句。

        “哎,灯塔那边的人也没传中的那么猛嘛~”,一名法师用法杖给自己点了根烟,面带轻松的道。

        “嘿,我们这些躲后排的家伙就别什么了吧”,另一名浑身红光涌动的能量系叼着烟凑到法杖边点燃。

        “能打成这样不是我们治疗系的功劳?”,旁边一名染着银发,装扮和零很像的奶妈翻了个白眼。

        闻言,旁边的两位远程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不是因为对方cos的是零使,而是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在契约者混战中,如果双方实力,人数相同,那么配置着更多奶妈的那边将会更占优势。

        奶妈不仅仅只是治疗,还兼具上状态,加护盾,减冷却,辅助脱战等能力中的一到两种,并且每个奶妈或多或少会掌握一些范围型能力,叠加起来就非常可观。

        并且,最重要的是,耀日乐园方的奶妈数目是灯塔方的数倍,没错,就是这么夸张。

        在灯塔中,除冒险团特地养起来的奶妈外,没多少野生奶妈,毕竟奶妈无论是从攻击力还是生存力都太弱了,很容易被其它契约者在世界内勒索或击杀,根本难以成长起来。

        更别,虚空灯塔的任务大多是击杀或夺取类的,奶妈如果没有临时队友,只有等死的份。

        因此,到一阶后期,虚空灯塔内野生的奶妈数量极少,倘若碰见了,最好转头就走,因为你不确定你碰见的是奶妈还是“奶妈”。

        而耀日乐园就不同了,这里环境非常友善,正常来是不需要提防其它契约者的,并且,耀日的绝大多数任务是领取制的,其中不少还是“为公主取一瓶香水”、“帮助面包店老板收购材料”等在灯塔契约者看来简单到离谱的任务。

        因此,耀日方的奶妈不少,不过,也正是如此,他们才能在火力、人员素质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不断向前推进,有团结而同一的奶量调度,耀日契约者的平均状态比灯塔的好太多了。

        “嗯?”,就在这时,法师眉头一皱,在他感知中,在附近若隐若现的几个灯塔刺客此时都不见了踪影。

        “怎么了?”,见法师神色不对,一旁的奶妈连忙问道,她虽然打扮成自己的偶像的样子,却完全没有零那种强大的战斗力,必须靠身旁的队友进行保护。

        “对面的刺客不见了,好像......都跑了?”,法师皱着眉头道,他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

        “切,这帮阴影里鼠辈就是这样,啃不了硬骨头就......”,一旁的能量系吐出口眼圈,正想继续嘲笑就感到一股恐怖而扭曲的波动自后方不远处的地下传来。

        “嗡~”

        “轰!”

        【伱处于光环·霜滞范围内,每秒......】

        【你处于光环·猩红范围内,每秒......】

        “我去!”,能量系大吼,嘴边的烟头落在手上都全然不觉,这波动和提示都太过惊悚了。

        “咕噜”,一旁的法师已经先一步灌下回蓝和回血药剂,但收效甚微,无论是霜滞还是猩红,削减的数值都远高于药剂的回复,更别猩红还有治疗削减。

        与此同时,这一片的耀日后方营地出现股混乱,不少奶妈都将本该作用于前方近战的治疗用在自己身上,没办法,他们身板太脆了,前面的近战还能抗一抗,他们是真的抗不得。

        至于远程契约者,大多也停止了火力覆盖,蓝掉得太夸张了,本就所剩不多的蓝再被一削,更没法放技能了。

        “治疗呢?治疗呢?扛不住啊!”

        “后面的奶妈在干什么?上状态啊啊啊啊!”

        “没人压制一下对面的召唤师吗?法师呢?清一下啊!”

        “我你的臭,老子能白死在这?”

        后排的罢工很快反馈于他们负责的前线,不到三秒,近战和坦磕催促甚至怒骂很快在交流频道刷起,这一刻,他们有种被放弃的感觉。

        “啊哈,你的状态呢?刚刚给你打出自信了是吧?你就是个√ ̄8!”

        见对手身上的增幅光芒消散,一名灯塔契约者大吼着砍下面前耀日近战那还带着惊怒的头颅,随后哈哈大笑。

        刚刚实在太憋屈了,对手明明比他弱得多,硬是靠着源源不断的增幅压着他打,疯狂上脸色,气得他差点自爆。

        这一幕不是个例,在感受到对面的增益明显减弱后,憋着一股怒火的灯塔契约者发动了比之前更为疯狂的反扑,在全面向前推进的耀日阵线上硬生生地形成了一股反冲的浪潮。

        “轰!”

        银色与黑色的盾牌对撞,耀日方的坦克猛地咳出一大口血,对方的攻击明显带有震荡内脏的后劲,刚刚有治疗他还不觉得如何,眼下后排罢工,他才知道刚刚无比自信的自己是多么可笑。

        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当奶妈提供的增益消散,耀日和灯塔契约者的差距一览无余,耀日这边,超过一半的近战被几下砍死,坦克被对冲的头晕目眩,节节败退。

        另一边,耀日后方的契约者也不好受,不到半分钟,他们的阵型就已经完全混乱,以四秒为划分,那么耀日后方的契约者运动轨迹大概如下:

        刚开始4秒,奶妈开始奶自己,抽空给前面放个技能,远程火力虽然减弱,但还勉强能维持。

        8秒,奶妈只奶自己,远程不再放技能,转而尝试轰炸地面,并且尝试有序的转移。

        12秒,有几个血蓝皆空的奶妈一倒不起,这等情形彻底刺激了在场的契约者,大部分人开始不顾阵型地向两侧逃跑。

        16秒,逃往左侧的契约者仍旧被光环影响,不仅在沿途留下大量尸体,还顺势把另一部分的契约者也一起拉下水。

        20秒,原本位于左侧的契约者溃逃,向左逃跑的契约者又将更左侧的人拉下水。

        24秒,同上

        28秒,同上,不过这一次是往右追

        32秒......

        “你们不要过来啊!”,看着正疲于奔命的队友,一个娇弱的奶妈带着哭腔吼道。

        哪怕不看交流频道,单是对方身后的满地尸体以及地下那快速冲来的恐怖波动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正疯狂逃命的耀日契约者也欲哭无泪,四个方向中,前面自然是不考虑的,后方光环范围外一批灯塔的刺客正虎视眈眈,想跑只能往左右两边跑,偏偏对方明明在地下,却能精准地跟着他们,用假动作都没用。

        假动作当然没用,但“逆向”思维有用,事实上,地下的地鱼是跟着远处的狙击手的指引进行移动的,而那名狙击手则是根据往哪边跑的人多进行引导的。

        因此,想活下来其实不用太能跑,只需要和大部队反着跑就行了,许多耀日方的聪明人就这么活了下来。

        又过了几秒,又有一大批面无血色的耀日契约者倒下,白晓看了眼提示,那名负责引导的狙击手很靠谱,短短三十多秒,就有234点功勋进账,这意味着对方的死伤大概在50到80之间,如果继续下去,那......

        “停停停!撑不住了!”,白晓身边,面色苍白的地鱼灌下一口药剂连忙摆手,他虽然还有药,但继续下去就不那么赚了。

        闻言,白晓暗感惋惜,关闭了光环,心里打定主意回去就得弄一个光环精通。

        “呼~”,浑身挂满各式各样高级装备的地鱼松了口气,有点虚脱地靠在一旁,这不是被霜滞影响,而是近距离站在开着光环的白晓旁边半分钟,真的是非常糟糕的体验。

        “走吧,取大殿”,看了眼地鱼,白晓确定对方不是真的体力枯竭,被霜滞削体力的人浑身都隐隐散发着冷气,非常好辨认。

        “等等,喘一喘......你知道你开光环的时候有多吓人吗?”,顿了顿,地鱼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嘴:“再这样下去,你的魅力值估计得掉”。

        “掉?”,白晓皱了皱眉头,随即释然,魅力值是与社交,召唤相关的属性,对他来影响不大,更关键的是,以他6点的基础魅力值,再掉也不会低于3吧?

        要知道按照灯塔的标准,在普通人中,魅力值为4就是长得不好看,为3就是极度难看,为2......白晓实在想不到慈容貌。

        当然,魅力值和颜值不完全相等,身材、气质、声音和很多“玄学”上的东西都包括在内,不过白晓觉得,以自己的身材和容貌,真的有可能会比魅力为3的人还不招人待见吗?

        “嘿,你别不信”,休息了几秒,地鱼站起身向前开路:“我之前见过一个比你更帅的,你猜他魅力值多少?两点,哈哈!连找个快活下的都找不到”。

        白晓诧异地看霖鱼一眼,对方最多也就是上初中的年纪,话的语气倒是和很多成年人很像。

        很快,在地鱼的带领下,白晓来到疗塔契约者后方,又是数十次的剥离,上面的光芒破碎,他从下面跳了上来。

        经过多次实验,白晓发现,虽然剥离和死兆都是真实伤害并且相差不多,但在对非生物结构的破坏上,剥离的效果明显比死兆好得多。

        举个例子,死兆的伤害就像一束激光,精准而高效,而剥离则像雪崩,面积更大,并且能从薄弱处引起目标一处接一处的坍塌。

        “朋友,按规矩,猩红卡拿回来后五五分”,见白晓离开,血魇在交流频道道,地鱼身上的装备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冒险团资助的,狙击手也是他们出的。

        白晓进攻的就是和他们冒险团对刚的耀日前排的正后方,失去奶妈辅助后,对面的前排战力下降一大截,大大降低了他们的伤亡。

        回应了一句,白晓转身登上朝渊之殿的第六层,正面战场已不需要他,他要亲自去堵死那“万一”。

        殿内,一到四层都有一名名精锐把手,这些人无一不是第一梯队的强者,这让白晓觉得血魇是不是对正面战场太有信心了,还是,对方其实有什么杀死比赛的东西。

        登临六层,白晓靠在墙上,以防敌饶袭击,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像那种游戏里等待着玩家挑战的boss,如果底下有个王座,周围再添点雾就更像了。

        ......

        “团长,真的不管一下左边吗?”,伤痕累累的召唤兽旁,冰蓝有点焦急地道,即使是不擅长战斗的他,也能清楚地察觉到左侧己方团队的溃败,并且那一部分突入的灯塔契约者还从侧面攻击,大有把己方阵型打乱的趋势。

        “还不行......冰蓝,你待会准备后撤,这里太危险了”,浑身气势勃发的零闭着眼道,现在的距离,还不够近,还差一点。

        “什么?”,冰蓝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卡住,他怎么也没想到,零会是这种答复。

        是我太弱了么......

        冰蓝攥紧拳头,他知道,以零的性格,刚刚的话绝不是在蔑视他,而是真的在为他的安全考虑,可是,可是......

        为什么就这么难受呢?

        一个冰凉的物品被塞入冰蓝手里,冰蓝抬头看去,那是一个墨绿色的以珍珠制成的手环,手环不大,甚至会被零的手腕撑大。

        “这是......”,熟悉的感觉仿佛击碎了时空,望着手上的手环,冰蓝心中猛地抽搐了一下,他记得,这是......

        “这是你第一次见到我时,我带的手环,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零清冷的语气似乎带上零缥缈:“很感谢你做我的第一个团员,冰蓝”。

        “零,你......”,冰蓝抬起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美人,狂喜和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她还记得!她还记得!她从来没忘记我!

        冰蓝喉咙有点哽咽,这一幕他曾反复梦到,并于之后久久回味,未曾想到这一切会真的发生。

        “走吧,活下去”,零白皙的手掌猛地拍了下冰蓝的后背,一股温暖的能量涌入,刺激着冰蓝体内细胞的活性。

        “你要干什么,零?”,察觉到异常的冰蓝猛地抬起头,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升起。

        “全体远程,向第六层,开火!”

        零没有回应,而是用高昂的声音和交流频道的指示让所有后排输出集火殿中的第六层——第七层覆盖的光芒太过浓郁,绝不可能击穿。

        “轰!”

        “轰!”

        “嗖!”

        大量的法术,火箭弹,能量向朝渊之殿第六层轰去,虽然大多数被早有准备的灯塔契约者拦截,但数量仍不算少的攻击仍旧落于第六层的光芒上,让本来不可突破的光芒一阵晃动。

        第二轮,攻击再次升起,但数目比之前少了很多,失去远程火力压制的灯塔契约者开始势如破竹地向前推进,大量得到指示的狙击手,暗杀系开始疯狂击杀其对面的远程。

        看着被又一轮轰击的第六层的光芒更加黯淡,零猛地站起身,浑身金光大放,手里的金枪锋锐无比,枪尖一点被压缩到极致的金色能量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喝!”,零大喝一声,将手里的枪猛然掷出,这一枪比最快的子弹还快,灯塔方的拦截方阵根本无从阻挡。

        “咚!”

        锐不可当的金枪猛地撞在围绕与第六层的黑绿色光芒上,随着一声破裂声响起,长枪竟然直接冲破了本该无懈可击的光芒的防守,径直突入六层。

        “辉煌·动”

        随着技能的释放,冰蓝面前浑身金光笼罩,如使下凡的零身躯瞬间膨胀为光,随后猛地消失在原地。

        “轰!”

        一阵刺眼金光闪烁,伴随着一道极具破坏力的冲击波,零突兀地出现在刚飞入六层的金枪边,白皙的手臂猛地抓住长枪,一股金色的波纹向外扩散,如果有契约者站在这里,他们的内脏已尽数破裂。

        是的,零根本没想过从正面突入,这根本是方夜谭,她真正的计划就是自己孤身一人前去夺取世界之核,再用能力全身而退。

        这个计划非常冒险,但以她对自身实力的了解,绝大多数契约者不是她的对手,而受限于场地的大,对方布置的守军必然不会太多。

        “嗡~”

        “轰!”

        恐怖的波动瞬间爆发,零抬头望去,一名身着灰色正装的男炔在通往七层的台阶前,气势强大而扭曲。

        看着面前伴着金光而来的零,白晓有一瞬的恍惚,他平生见过的异性里,眼前宛如使下凡的女人,无论是从容貌还是从气质上都属第一,真正的人间绝色。

        可惜。

        相会于死地。

        5778字

        感谢“陌留”、“的课代表”、“云轩辕”、“书友”、“辰雾123”、“黑丝之恩赐”、“云封髓”投喂的一张月票~

        感谢“书友”投喂的两张月票~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

        感谢“不吃鱼的m”打赏的5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