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亡命之徒

第五十二章 亡命之徒

        赢了?不......不对!

        已经化为石人的萨姆维尔瞳孔猛缩,稍稍有点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他能感觉到,身后那扭曲而恐怖的波动没有半分减弱。

        “石剑......该死!”

        原本打算以斩月后的‘月陨’再次攻杀对手的萨姆维尔动作一滞,那本该能支撑他释放十数个剑式的血脉能量不知何时已经用尽,无奈之下他只好在山壁上一蹬,借着反冲的力道向白晓回斩。

        破风声传来,白晓向后仰去,重剑几乎擦着他的鼻尖掠过,没有剑式的加持,萨姆维尔的重剑实在太慢。

        “轰!”

        数十道死兆释放,一半向身后的萨姆维尔射去,一半则瞄准了二层入口处,正在铺设‘冷板’的矮人士兵。

        “该死......”

        “当!”

        “当!”

        “噗!”

        萨姆维尔咬牙挥动着重剑,但能量用尽的他已经无法像开始那样将攻击尽数格挡,七道死兆分别轰在他石化的躯干和四肢上,碎石飞溅,膨胀的石身被轰出一个个极深的凹陷,巨剑上也浮现一丝丝裂纹。

        被轰得退后半步的萨姆维尔大口穿着粗气,虽然是在石化状态下,但痛感并没有削弱,那肉体破碎的疼痛不是说无视就无视的。

        没有给对方缓过来的时间,白晓拧腰回身,一记重拳轰在萨姆维尔的胸口,对方的能力实在太过笨重,进入霜滞状态后几乎无法组织起能伤到他的攻击。

        “剥离”

        【你已获得力量+4,体力+2】

        感受着体内如同被打开闸门般外泄的生命和力量,被再次轰退半步的萨姆维尔眼中浮现一抹绝望,他很肯定自己那全力一斩绝对斩过了对方身体,但眼前这家伙全身上下却没有一点伤口,还能击出如此力量的重拳,这是何等可怕的生命力。

        这就是帝国的畸变士兵?

        一击得手,白晓身周灰芒大放,面前这矮人是他至今为止见过第二肉的敌人,无往不利的死兆在此人身上只留下一些凹痕,换做其他人,已经被射穿了。

        “轰!”

        大量死兆释放,目标是萨姆维尔的颈脖,对方的石化能力明显防御力很强,攻击最容易穿透的脖子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斩了你!”

        自知必死的萨姆维尔眼中凶光大方,索性彻底放弃了防守,单手握着重剑挥出最后一记重斩。

        “轰!”

        死兆准确地命中目标,萨姆维尔的脖子和下半个头颅被轰成碎末,失去脑袋的身体却没有倒下,而是如巨石般立在原地。

        【你已击杀‘重锤’军团统领·萨姆维尔】

        虽然没有战功,但这种boss级单位的击杀还是有奖励的,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宝箱缓缓地漂浮在萨姆维尔尸体的胸口前。

        “将军!”

        “可恶......噗!”

        目睹着萨姆维尔被白晓斩杀的矮人士兵怒吼出声,正打算掷出兵器,就被迎面而来的灰光贯穿了头颅。

        将宝箱收起,死兆涌现,白晓再一次对这些准备铺设冷板的矮人进行清扫。

        不得不说,虽然萨姆维尔没有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却成功为后方的矮人争取了时间,在没有了死兆的压制后,大量矮人拿着冷板从甬道中冲出,开始填浆造陆。

        没有去管已经冲到二层内的矮人,死兆以每秒十数道的射速向甬道射去,顶在前面的盾兵根本无法起到完全的防御效果,在重盾破碎后,很快被打成筛子。

        饶是如此,白晓仍旧目光凝重,这些矮人数量太多,太不怕死了,即使有着死兆的压制,借着盾牌和同伴尸体的掩护,平均每六個矮人中就有一个能成功冲入二层铺设冷板。

        最关键的是,他还没办法处理进入二层的士兵,否则甬道口就会失去控制,更多的矮人就会涌入,更别说这些家伙死前还会尽力把冷板扔向岩浆或踢出甬道口。

        一边释放死兆,白晓一边观察着四周这些他没空处理的矮人的数量,虽然有猩红的笼罩,每秒都会有大量的士兵倒下,但很快就会由另一批从甬道内冲出的幸运儿补上他们的位置,场面达成了一种格外残酷的平衡。

        这种平衡不是白晓想要的,因为最多过个十分钟,冷板就会铺到他脚下来,哪怕他用剩余的炸弹炸碎几个冷板,也不过拖延几分钟。

        到时,他要么向三层撤退,要么遭受围攻。

        甬道口,腰部汩汩流血的矮人奎姆手中仍旧死死地抓着下半面破碎的盾牌,靠着惯性努力地向前冲去,他知道自己每向前多冲一步,自己身后的同伴就能多活一秒。

        然而,数道直射而来的灰光还是将他手中剩余的盾牌打碎,胸口被贯穿的他被带着向后一仰,撞在了后方同伴的盾牌上。

        “快......前面就是出口......”,奎姆说完,便无力地滑落在地,因胸甲被击碎而暴露出的冰源缓缓往外冒着白雾。

        “奎姆!”

        一声凄厉的大吼从甬道口传来,一个铠甲上沾着血的矮人从里面冲出,跑向一个刚刚死去的同伴的位置,开始快速铺设冷板。

        站在二层出口的白晓神情微微一动,目光瞥向那名刚刚冲出的矮人士兵,直觉告诉他,对方正死死地向他看来,仇恨的目光仿佛化作实质。

        看了一眼,白晓并没有多做理会,对方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兵,很快就会死在猩红的笼罩下,甚至不值得多浪费一道死兆进行收割。

        他和他的仇恨,对白晓无关紧要。

        ......

        大火山下,诺林特斯。

        原本繁荣有序的城市因为大火山上升起的浓黑色‘火烟’警报而变得十分混乱,不过当城主府声明这一次火烟的升起只是驻守军团例行的演习后,混乱逐渐平息,原本因为恐慌而拎着大包小包涌上街头的人们在治安队的安抚下回到房屋中,继续着平静而美好的生活。

        当然,极小部分住在主路边的人敏锐的注意到,今天走在大街上的马车明显多了起来,并且不少马车的车厢还是由名贵材料制成的,不过,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欣赏了下这些华贵的车厢和健壮的骏马后便重新投入劳作,只有一些机警而聪明的家伙在沉思片刻后,带着家人匆匆离去。

        “你们不准备疏散居民么?”,第二王宫高层,一名耀日方的萝莉俯视着底下一片祥和的城市问道。

        “用不着你教,灾星!我们本不该同意你们那什么狗屁计划!”,闪电边,一个红皮肤的矮人低吼着说道,须发皆张的怒容让那萝莉赶紧躲到闪电身后。

        红皮肤矮人怒气冲冲,事到如今,对方身上洋溢的那种亲和力已经再也不能抑制他的愤怒,就在一两天前,这帮‘精灵’声称自己有重要的秘宝需要在大火山下激活,请求城卫军帮忙守护,作为盟友,加上对方不知用什么方法说服了城主,他当然得同意。

        结果厄运随后而至,大火山上燃起了火烟,虽然作为禁军的他不知道详细的内情,但他可以肯定,城主府声称的演习就是个谎言,目的无非是防止恐慌的居民一涌而出,堵塞城门,影响那些大人们的先一步撤离。

        闪电眉头微皱,立刻出言反驳:“这似乎和我们无关吧?如果对方要冲我们来,为什么要去大火山?直接来抢秘宝不好吗?”。

        “这......”,闪电的质问让矮人队长一时语塞,坦白的说,他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火烟’的燃起是对方引起的,但多年掌管禁军的直觉还是让他感觉面前这些‘精灵’不太对劲。

        “大火山失控对我们精灵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怀疑我们是帝国假扮的?”,见对方气势一弱,闪电立刻紧逼,直到矮人队长冷哼一声转头离去。

        “呼......”

        看着矮人队长的背影,闪电松了口气,他最怕对方脑子一热就把他们连同“秘宝”一同扔出去,还好他受过许多的“世界眷顾”,魅力值相当高,对世界土著交涉也有额外的加成。

        然而......

        转头看了看远处那滚滚升起的火烟,闪电目光凝重,矮人队长能想到的,他怎么可能想不到,大火山的异常,大概率是灯塔契约者的手段。

        对方想要引爆这座超凡火山,瓦解掉己方拥有守军和术式的优势,再来夺取世界之核。

        细密的冷汗出现在闪电的额头上,他终于理解一些二阶大佬为何对灯塔契约者既恐惧又鄙视了,这帮人大概率不是自愿加入灯塔的,他们没有耀日契约者那样伟大而美好的梦想,所作所为似乎仅仅是为了生存。

        然而,正是“生存”这两个字让灯塔契约者变得极度危险,他们踩着大量生灵的尸体往上攀爬,阻者皆杀,不谈判,不投降,不动摇,宛如地狱中挣扎而出的恶魔。

        看着眼前人流涌动,繁华无比的诺林特斯,闪电打了个寒战。

        世界之核一旦渗透被打断,就必须在24小时内再次部署于另一个坐标处进行渗透,这也意味着如果诺林特斯被毁,又或是他们提前带走世界之核,主战场上的同伴就必须在六个小时之内攻下其中一个战区,否则任务失败,所有人都将被洗去记忆后“开除”。

        闪电抬头看着大火山,想到大火山外严密的守军,心里稍稍安定一点,灯塔契约者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挡住火山外涌进的那么多士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