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任务

第四十一章 任务

        “不要慌!尽量用能力阻隔他们的追击!”

        “按照预案有序撤退!”

        “我他妈让你跑了吗!打乱阵型怎么办?!”

        “你敢把武器和铠甲都扔了?来人,立刻处决!”联盟军中,一个个小部队队长的呵斥声交相不断,但哪怕是看起来最铁血的士兵,眼中都不禁浮现一抹焦虑和恐惧。

        就在刚刚,撤退的号角响起,这种号角声兽人军团已经两年没听过了,因为哪怕双方实力比是四六开,悍不畏死的兽人最终都能和对方打的平分秋色,这就是士气的力量。

        然而正因如此,当久违的号角声传入耳中时,所有兽人都是一阵不安,这意味着在指挥官怒勒斯特的眼中,他们的胜算,已不足三成。

        “队长,你们走!”

        联盟和帝国军“接壤”的前线中,一名牛头人怒吼一声,转身脱离了撤退的队伍,毅然决然地冲向一名追击而来的灯塔契约者。

        “亚皮!”,牛头人的队长红了眼睛,脸周的狮毛几乎竖起,这是狮族人极度愤怒时的表现,但最终,他也只能咬牙向后撤去,作为一名军官,感情用事意味着更多的死亡。

        “来啊,帝国的杂碎,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牛头人紧握大刀,义无反顾地向眼前这名追击而来的剑客冲去,虽然有着精灵族箭雨的掩护,但帝国方超凡者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一旦被咬上,就意味着又有十多名同胞牺牲,与其如此,不如自己留下断后。

        “就凭你?挡得住我吗?”

        持剑契约者冷笑,若是在正常的战场上,自己可能会被这种小兵围攻至死,但现在对方正在撤退,眼前这个孤身向自己冲过来的牛头人就是移动的战功。

        “杀了你!”

        牛头人狂吼,手里的大刀以平生最大的力气劈下。

        “切”

        剑客嘴角上扬,手里的长剑向前一挑,四两拨千斤地将对方的攻击拨到一边,随后一剑捅穿面前这牛头人的心脏。

        “渣渣”

        将长剑拔出,剑客抬腿就要继续向联盟军追去,刚刚战场太过惨烈,他那种精妙的剑术完全发挥不出来,战功都没捞到多少,趁此机会赶紧补一补。

        “别......想”

        感受到左腿上传来的拉拽力,剑客回头一看,那被捅穿心脏的牛头人正死死地抓住他的小腿,张大着嘴向前挪动,还想要咬上一口。

        “找死”

        眼中一抹戾气浮现,剑客持剑挥下,将牛头人的双臂彻底斩断,想要继续追击却听到一声声破空声。

        被黎明点缀了一半的天空,一个个绿色的光点浮现,那是精灵族的箭雨,不可小觑。

        叹息一声,剑客向后撤去,被这牛头人一拖,冲过箭雨的黄金时间已经失去。

        同样的一幕上演于一個个不同的小战场中,就连灯塔已经杀红眼的契约者都不得不承认,虽然兽人士兵相当野蛮,没有军纪,但是真的讲义气,一个个义无反顾地断后,让他们到手的军功比想象中少。

        “唉!”

        座驾中,神色间有点萎靡的怒勒特斯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当军团统领已有二十年了,没有一次是输的那么惨的。

        将近三分之二的士兵阵亡,二十五名巨人全数牺牲,野猪骑士死了三分之一,自然教派派来的高层几乎全军覆没,超凡者的损失没有统计,但据督战队的报告,他们有一大部分人已经不愿意上战场了。

        总而言之,这一次的损失相当惨重。

        “将军,目前伤亡已经稳定下来了,有精灵族的箭雨掩护,后方的部队也成功撤离了”,一旁的副官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长官说道。

        “帝国,还在追么?”,怒勒特斯的语气罕见地带上一点疲惫。

        “还在”,抿了抿嘴唇,副官还是选择最简洁的答复,这一次哪怕能活着回去,长官恐怕也要受到惩处,而作为副官的自己,当然更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多维因这是想把我们一举拿下啊......他们的超凡者怎么变得这么强”,挥手让副官退下,怒勒特斯无力地靠在座驾上。

        直到现在,他还有点恍惚,这场仗打的太莫名其妙了。

        自从联盟宣布对帝国再一次发动战争后,多维因率领的怒斧军团就数次攻打塞西之城,只是防守方太占优势,怒斧的攻势被无一例外地防了下来。

        五天前,怒斧军团将塞西之城的一大面城墙彻底轰垮,将其上的术式完全摧毁,作为代价,怒斧军团阵亡近八万士兵,畸变法师全灭,超凡力量十不存一,不好说哪方受的损失更大。

        在那之后,怒勒特斯就带兵出城迎战,既是为了趁病要命,也是为了给城内的矮人争取时间修复城墙。

        开始时,一切都十分顺利,虽然多维因埋伏了一只骑兵在外并且又得到了一批部队的增援,但在兽人的冲杀下,那支骑兵很快全灭了,而新的增援虽然在数量上填平了双方的差距甚至还犹有过之,但对骁勇善战的兽人来说,问题不大。

        并且,怒勒特斯还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增援部队中,超凡者的实力比原怒斧部队的超凡力量要弱上数筹,甚至还出现了逃兵的现象。

        在深思熟虑的思考并且确定了对方没有得到新的增援后,怒勒特斯果断采取了针对性的战术,既然对方的超凡者羸弱不堪,那就让牛头人冲散帝国的军阵,给帝国军最大的杀伤。

        为此,在又一次小胜了帝国军后,怒勒特斯命令全军乘胜追击,将帝国军赶尽杀绝,结果问题出现了。

        对方那些幸存下来的超凡者和打了鸡血一样,猛地一批,敢拼敢打,甚至在超凡力量上都将己方碾压,不仅直接使得针对性的战术完败,更是彻底压制了自然教派的元素使,直接导致了大风暴过早地放出——那原本是用来处理增援的畸变法师的。

        与此同时,所有外放出去侦察敌情的斥候一个接一个的被对方的超凡者消灭,自己在情报上变成了一个瞎子。

        然后意外又出现了,按理说,大风暴的持续时间是三十多秒,期间由施法者掌控龙卷的移动方向,堪称战场杀器,用来对付帝国军无往不利。结果这一次的大风暴只过了十多秒就结束了,方向还相当单一,效果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大风暴失常的原因也很快找到了——自然教派的高层战力被对方的刺客斩首,这再一次让本就劣势的联盟雪上加霜。

        好在兽人的近身能力很强,在大风暴过去后,劣势有所缓解,但对方机动性极高的超凡者不断从侧翼骚扰点杀,让大量兽人士兵和精灵弓箭手死伤惨重,并且被他寄予厚望的暗夜刺客也收获寥寥,同样伤亡巨大,这让帝国的箭雨比预计更加猛烈。

        失去先机,但很快增援到来,其中还有质量极高的矮人和巨人部队,以及一些实力强大的超凡者,结果巨人和骑兵在战场上还没威风多久,对面的增援也来了,其中还有怒勒特斯最恶心的畸变法师。

        不仅如此,厄运再一次降临,原本在他预计中能大杀四方的奥诺还没放出几轮冲击波,就被对方一名不要命又强的离谱的超凡者重创,随后战死,这让己方的士气降到冰点,更糟糕的是,从两翼去突袭帝国军后方的超凡者也被发现,损失惨重。

        总而言之,整一场战争没有一环是没出问题的,甚至怒勒斯特都不知道自己的指挥有哪里不对,每一条命令都是合理并且经过推敲的,结果却没一个好的。

        归根到底,打乱这一切的是那群猛然变强的超凡者,没有他们,怒斧军团早已毁灭。

        真是敢冒险啊,多维因,哪怕牺牲那么多士兵,也要让这群超凡者藏拙么?可你有如此强大的超凡部队,为何不一开始就用?效果难道不是更好么?

        怒勒特斯摇了摇头,不再纠结于此,无论对方的计策如何反逻辑,事实胜于雄辩,这次,是对方技高一筹。

        “统领,断后的第六军团已经所剩无几了,要放箭么?”,座驾外,传来传令官的声音。

        “放吧!”,叹息一声,怒勒特斯无奈地说道。

        “嗖!”

        “嗖!”

        破空声响起,天上一道道绿色的流光坠落,精灵族的箭雨再一次袭来,一个狮头人猛地抱住白晓,嘴里狂笑不止。

        “一起死吧!”

        “噗!”

        死兆流转,将狮头人的双臂和心脏轰断,在狮头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白晓一步冲入箭雨中,硬扛着漫天的箭雨向联盟撤退的部队追去。

        “我靠,猛人!”

        “莱特哥走了,要跟上吗?”

        白晓后方,两名契约者面面相觑,从二十几分钟之前,他们就发现了这个战术——跟在一名足够强的契约者身后——比如白晓,通过杀对方侧面零碎的敌军赚取战功。

        这种方法安全又有效,一来有大哥在前面挡着吸引火力,他们遭到围攻的概率大大降低,而来对方侧面甚至后面的敌军也不少,杀了战功也是相当多的。

        更妙的是,这种方法还不会引起那名契约者的反感,毕竟再怎么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也不会想被一群兽人围攻。

        “唉,走了,找下一个”,一名契约者摇了摇头,他不是不死系,这种密集的箭雨不是他能通过的。

        “嗡”

        横穿精灵族的箭雨,白晓没管身上插着的箭矢,直接打开霜滞光环,目前帝国军还没追上来,这里友军密度很低,小开一会还是行的。

        受到光环影响,对方部队末尾的十数个兽族士兵脚步猛地慢了下来,渐渐与大部队脱离,见此,白晓打出十数道死兆,直奔敌人而去。

        “拦住他!”

        “死也不能让他过去!”

        被影响的兽人察觉到白晓的用意,不惜一切地冲来,企图延缓白晓追击的时间。

        “噗!”

        “噗!”

        虽然兽人们有意识地结成方阵,靠前方的队友抵挡死兆,但死兆的威力太强,不是他们的血肉之躯能抵挡的,转瞬间,就如同葫芦般被灰光刺穿。

        看着新入账的两百多点战功,白晓满意地点点头,之前在后方待的太久,战功少捞了很多,眼下对方撤退,正是自己追杀的时机。

        他可是非常担心兑换商店里的东西是限量的,要真是如此,说不定到时候一开放就会被买空,之后得的战功就兑换不了了。

        至于为什么不怕耀日契约者的针对和围杀了?当然不怕,现在可不是战场,是帝国军在乘胜追击,没兽人在前面吸引火力,他们敢拦在中间就是找死。

        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到塞西之城城下,都是灯塔契约者们的鲜血乐园。

        ......

        奥茵平原,联盟方荒漠军团营帐,三名打扮各异,气息强悍的契约者找到了占卜师安娜。

        “安娜,听说你有办法找到那个杀了零弟弟的人?”,其中一名脸上纹着图腾的契约者开口。

        “对......你们想怎么样?”,看着眼前三人,安娜眼里浮现警惕。

        “要个水晶球而已,我们要去杀他,就这么简单”,图腾哥说道。

        “给不给?帮零报仇的机会你都不要?不会是零怕了吧”,另一个穿着法袍的契约者开始阴阳怪气。

        “不......不行,我得问问团长”,安娜脸上警惕之色未见,当即联络零。

        “随便,反正她也会答应的”,法袍哥耸了耸肩。

        三分钟后,三人组从营帐内出来,手中多了个水晶球。

        “跟着路线走,应该就能找到,对方应该是在塞西之城”,图腾哥看着眼前水晶球指引的方向猜测道。

        “随便,杀完他就走,真搞不懂为什么耀日要给我们这种任务,我们不是用来......”

        “闭嘴!隔墙有耳!”

        另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少年怒喝一句,打断了法袍哥的抱怨。

        “走吧”

        随着图腾哥的一声令下,三人向塞西之城走去。

        此时,自信满满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将会有一段何等奇妙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