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梦境

第二章 梦境

        催眠!

        白晓心中警铃大作,然而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软倒在地上。如同通宵工作了数天,困意如海啸般袭来,白晓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眼前的视野越来越狭窄,几乎要彻底合上。

        这一睡,恐怕就起不来了!绝不能就此堕入安眠!

        回想起过去所受的训练,白晓一手伸入裤子内,狠狠地将大腿内侧的软肉拧住旋转一大圈,另一只手手指伸直,直直插入张开的嘴巴内。

        前者通过痛感让意识清醒,加深与现实的联系,后者将反胃的呕吐感作为心理暗示,分辨现实与梦境。

        手指在咽喉中跳动着,强烈的呕吐感让白晓不断发出类似咳嗽的声音,但这丝毫不能缓解越来越重的疲惫感。

        白晓闭上眼睛,尽力将其它杂念排出,脑海不断重复三个词,翻来覆去地重复:“躺倒、疼痛、呕吐”,他要将这些感觉映入脑海,构建自己的“意识印记”,以便在沉睡后重新找回自己的主意识。

        “咚咚咚!”,猛烈的敲门声响起,白晓从睡梦中被惊醒。

        感受着柔软的床垫,白晓知道这是第五个世界,也是他作为考核者的最后一个世界。

        “敲门声...是谁?”,白晓边起身边思考着,顺手拿起衣架上标着“dl”的警服,左手在裤兜里一模,果然,那个鼓囊来自于左轮。

        感受着手里熟悉的握感,白晓心中微微一定,这是成百上千次射击带来的自信。

        处于谨慎起见,白晓将左轮保险打开,将其塞入上衣口袋,手指扣着扳机,枪口在口袋里对着前方。

        身处异界,要时刻准备好应付任何情况,哪怕只是一次简单的开门。

        “呕......”

        白晓咽了咽口水,眉头微微一皱,这一次的传送没有痛感,倒是有一股令人反胃的感觉,这种感觉也不是实质上的恶心,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幻觉,捉摸不定,如同睡眠时在枕侧翻飞的蚊子,让人体验极差。

        “先看看来者是谁,下一步行动的线索或许就在其中”

        打定主意,白晓打开卧室门,沿着走廊向客厅走去,房屋的大门便在客厅的后方。

        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白晓边想边放慢步伐,无视急促的敲门声,努力回忆着,在经历了四个世界后,白晓清楚的知道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然而大脑仿佛塞满了浆糊,越是思考便越是会进入一种无意识的发呆状态,这是怎么回事?或许在高强度的传送后,待会该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

        正想着,呕吐的幻觉又一次涌了上来,白晓咳嗽两声缓解这种幻觉带来的呕吐感。

        即使是白晓,也忍不住有点抱怨灯塔传送机制的副作用,不是撕裂的痛苦就是这种虚幻的呕吐感,简直就像是把手指塞入......

        “等等!呕吐感?”

        “像把手指塞入咽喉的呕吐感?!”如同被一盆冷水泼在身上一般,白晓脊背一凉,如同碎片一般的记忆猛然浮现却又转瞬隐没,只留下一些似是而非的印象。

        “我似乎......来过这里?”

        白晓记得在第一個世界,自己经受反催眠训练时,教官便告诉学员催眠会将被催眠者的一部分主意识屏蔽,让其在梦境中忘记过去的一些经历,并下意识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唯一的预防方法是在催眠前,用特定的行为进行自我暗示,以便在梦境中出现特定的感受,唤醒一部分被屏蔽的主意识。

        “也就是说...我现在可能正处于催眠之中?”

        意识到这点,白晓猛然感觉身体一轻,仿佛之前有一层茧包裹着自己一般,与此同时,头脑也更加清醒,不再会因为思考进入发呆状态。

        感受着轻盈许多倍的身体,白晓意识到之前的自己是有多么呆板和僵滞。

        “果然是在催眠中么?怪不得没有任务简介,传送的痛感也消失不见了”。

        白晓脑海急速转动,虽然不知道前几分钟的事,但对方既然采用催眠而非更暴力的招数,证明对方试探情报的可能大于袭击的可能。

        也就是说,自己只用表演...甚至实话实说都可以,毕竟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更多的犹豫,白晓保持着原来的步伐,脸上挂着恰到好处呆滞走向了大门。

        这一次,白晓没有选择通过猫眼观察对方,因为他不确定这是否符合原主的“真实自我”,不管如何,被覆盖了一部分主意识的情况下,表现得木讷,直接一点总是更好的选择。

        打开门,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白皙女子,因为不想与对方进行目光接触,白晓目光下移,看到对方风衣的左胸上别着一枚黑色的盾牌状纹章。

        这白皙女子白晓略有点眼熟,结合被催眠这一点,他判断自己应该在被催眠前见过对方,极有可能对方就是催眠自己的人。

        从对方采用催眠这等较为温和的手段并且风衣上大大方方地别着疑似某个组织的徽章来看,对方大概率是隶属于某个官方组织。

        这个发现,让白晓心底略略松了口气。

        “大人”,白晓沉声致意。

        对方既然能随意催眠自己,想来地位绝对在自己之上,先喊一声“大人”,等对方回应,大概率是没错的。

        果然,为首的白皙女子略略一点头,开口道:“你是道斯·罗维警长?”。

        这就是警服上d·l的含义?

        想起警服上的标识,白晓略一沉吟,用更显呆滞的神情和语调回道:“我是”。

        女子掏出一张黑色的有着金色纹路的卡片在白晓面前晃了晃:“影盾”。

        “影盾?这就是这个组织的名字?听起来名气应该很大。”

        白晓装出恍然的样子:“原来是几位大人,里面请?”

        “只是几句话而已,进就不必了”。

        那就好,我也不想和你们多待在一起。

        “大人请问”,白晓恢复呆滞的样子,只是神情中多了一丝讨好。

        “你是否与余烬组织有过沟通?”

        余烬组织?这是官方的还是地下势力?

        脑海中闪过几个念头,白晓最终还是决定予以否认:“没有”。

        女子点了点头,继续道“三天前,你带队突袭了余烬组织的一个据点,是否属实?”。

        “带队?”,“突袭?”,看来这余烬组织是地下势力,白晓分析着这几个字眼,继续保持呆滞的语调回应:“属实”。

        “你是否有藏匿、观看过余烬组织的任何书籍,信件?”

        这当然是没有的,有也不能承认,“没有”。

        “你是否愿意为了圣兰献出生命?牺牲自我?绝对服从我们的指挥?”

        这听起来像是面试的感觉......这其实是某种考核?白晓心中有了猜测,果断回应:

        “愿意!”

        随着白晓的话音落下,面前的场景如同漩涡般扭曲,而后如同镜面般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