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都市言情 - 开局朋友被杀可尸体消失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双方碰面

第一百二十八章双方碰面

        第二天一大早,小警察就开着警车停在酒店门口,胡正立在酒店的餐厅囫囵吃了几个汉堡,就坐上了警车。

        小警察看到就胡正立一个人,不由得对他问道:“胡专家,你的保镖呢?今天怎么看不着呢?”

        胡正立随口应付一声:“他们今天有私事。”

        这时小警察继续追问道:“胡专家,能问一下你的保镖叫什么名啊?昨天我看到他们就觉得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胡正立原本丝毫不在意,可是听到小警察说到很眼熟,顿时警觉起来:“你见过他们?”

        小警察看到胡正立的脸色顿时不对劲,立即改口道:“我只是觉得很眼熟,应该是没见过吧!”

        胡正立也不能对眼前的警察如罪犯一样质问,不过听到他改口了,这让他更加确信了,黎明集团的势力已经伸向了警察队伍当中。

        现在回想着幸亏没让陆磊跟着他们,要是被发现陆磊他们没死,黎明集团极有可能对陆磊动杀心。

        到时候事态继续发展的话,很有可能引起两国之间的战争。

        警车在道路之中不断穿梭,躲过很多红绿灯。看到了京都警察局。

        就在胡正立刚刚从车上下来,看到眼前的警察局。

        京都警察局是一间二层小楼,中间有一个转门,转门的上方写着五个银色的大字:“京都警察局。”

        此刻门前站着一位戴着眼镜,穿着警服的男子,看男子消瘦的模样,绝对看不出来这个人就是警察局局长前田光秀。

        在他旁边站着好似站着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他背着双肩的背包,就像刚刚从学校放学回家,还来不及写作业的样子。这个孩子正是樱花国著名的侦探金甲一。

        前田光秀看到胡正立下车,首先迎了上去:“欢迎华夏胡专家前来帮忙。”

        “您的话过于严重了,我们只是来互相学习。”

        “对!来学习!”前田光秀开始介绍自己:“胡专家,您好!我叫前田光秀是京都警察局的局长,而我旁边的这位孩子,你可别小看他,他可是我国著名的侦探金甲一。就是他在监控中发现王小果的人。”

        胡正立顿时充满好奇,对金甲一夸赞道:“很厉害么?当初我是想过查看监控录像,只不过我身在华夏,并不能做什么。”

        接下来胡正立对金甲一问道:“犯罪现场你去了么?有什么发现么?”

        金甲一听到胡正立的问题,先是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当时我去过犯罪现场,可是没有什么发现。不知道胡专家有什么发现?”

        金甲一很快把问题抛给胡正立。前田光秀此刻微笑地看着胡正立。仿佛等待坐享其成。

        胡正立看着金甲一,又看着前田光秀,看着他们表情。知道都在等待他出丑。如果说有发现,必然引起黎明集团的注意,这样反而打草惊蛇。

        再说在场的这些人当中谁敢保证不是黎明集团的人?

        可是要是说没有发现,前田光秀等人必然会嘲笑他,一个堂堂大国水平竟然如此等等的话语。

        胡正立看着金甲一,虽然人看起来很小。但是他耍起聪明来,比一般大人都要滑得多。

        “我昨天刚刚来到这里,只是大概看了一眼监控录像。跟金甲一先生发现的,都是一样的。”

        金甲一听到胡正立这么说,深深呼出一口气:“我以为您去现场了呢。”

        胡正立的嘴微微一努。对前田光秀询问道:“局长,请问一下能不能看一下尸体?”

        “那是自然!”

        前田光秀十分欣然地带着胡正立往法医室走去,边走口中的说得话也不间断:“胡专家,您知道么?这个案子是我当上局长之后,最离奇的案子。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那么突然死了,生前并没有得过什么病,死后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口……”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很快来到警察局的地下,他们刚刚来到法医室,看到法医室的大门紧紧锁着,但是从玻璃大门外面可以看到,法医室内一名身穿全身是血白大褂的法医正在台上做尸检。

        “开门”

        前田光秀大喝一声。

        正在忙碌的小法医刚要开门,就听到旁边那位法医说道:“做尸检的时候不要被外界所打扰。”

        小法医再度忙碌起来。

        那位法医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太大,但是门外的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前田光秀只好对胡正立赔笑道:“对不起啊!胡专家,这位是皇家警察局来的著名法医,他既然不想做的事情,我都没有办法让他做。”

        胡正立此刻透着玻璃大门看着那位法医的手法,看起来是十分娴熟。而且速度极快。每一分每一秒基本都可以精确到。

        这样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脾气。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

        前田光秀原本认为胡正立此刻定然会发火,可是看到他久久站在那里,不由得有些不理解。

        可是胡正立下一刻突然开口问道:“这位法医叫什么名字。”

        “乱步川一郎。”

        “乱步川一郎?”胡正立这才想到在樱花国内有一位十分有名的法医,名字正好叫:“乱步川一郎。”

        此刻乱步川一郎也注意到门外的胡正立,但是他的工作态度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他们,所以一直没有给他们开门。

        可让他吃惊的是,胡正立在门外已经站了半个小时。换作任何人,别说半个小时,就连十分钟都等不及。

        乱步川一郎很快做完尸检,他离开解剖台,把全身鲜血的手套随意地扔进垃圾桶。然后向门口走去,边走着边把自己眼前的眼镜拿了下来。

        前田光秀看到乱步川一郎终于给他开门,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十分恶心的笑容:“乱步川一郎,您终于开门。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华夏的胡专家。”

        “这位是皇家著名法医乱步川一郎。”

        胡正立出于礼貌伸出手,想与眼前的著名法医握手。

        可是乱步川一郎瞥了一眼胡正立的手,白了一眼道:“我的手是用来做尸检的,我不是用来奉承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