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玄幻奇幻 - 都拜师女主?那我只好独享女魔帝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怎么会是她?

第185章 怎么会是她?

        战天帝回忆了一番,最终轻轻点头,那双澄澈明亮的眸子内所呈现的全是羡慕。

        梁星宇、甘盈盈、卢宽、沈溪涵和汪燕婉全都面带甜甜笑容的缓缓点头。

        实际上,他们五个纯粹是好奇和景明轩把酒言欢的修士,而不是景明轩所说的那样。

        但都到了这种时候,就算是假的,那也必须是真的,不然绝对死定了!

        过了一会儿,战天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颇为感慨道:“景明轩,说实话,本天帝现在真羡慕你!有所爱之人陪在身旁,有忠诚聪颖的麾下关心。而当初的我,没有任何朋友,孑然一身的面对着诸天万界一切敌。”

        景明轩轻轻摇着头,举起前方斟满美酒的酒杯,一饮而尽后发声。

        “战天帝,你呢,无需这么丧气的妄自菲薄,也无需一直那么在乎着过去。现在的你不是有我这个朋友吗?而且你和真龙天帝的关系也不浅,还有那位你所在意的修士。所以啊,我们要朝前看,未来还是很美好的。”

        随着景明轩的话语,战天帝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三道身影,分别是景明轩,真龙天帝和他那转世的姐姐。

        紧接着,那些不祥存在,以及投靠不祥存在的修士们浮现在脑海中。

        看上去人数众多,强者辈出,但相比起没遇到景明轩前,他现在有信心多了。

        什么无比悲惨的未来,在变数面前都将化为乌有,美好的未来正等着他呢!

        “你说得对!本天帝不该在沉湎于过去。”

        话落,战天帝手往前一伸,拿起斟满美酒的酒杯,潇洒豪放的一饮而尽。

        景明轩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他知道战天帝算是融入进景秀山庄,内心感到自得的同时操控荡天酒壶为他和战天帝的酒杯满上。

        随后举起酒杯,笑意愈发浓烈的起身,“让我们一起祝战天帝拥有美好的未来。”

        霎时,苏沐婵、梁星宇、甘盈盈、卢宽、沈溪涵和汪燕婉近乎同时起身,郑重的拿着斟满佳酿的酒杯,异口同声的喊道:“祝战天帝拥有美好的未来。”

        随后众修士一饮而尽,战天帝自然也不例外。

        战天帝清楚这只是个客套话,但内心甚是高兴,也就不那么在意。

        众修士再度坐下后,汪燕婉抖了抖她的雪白猫耳朵,满是好奇的问道:“庄主大人!您赢了和战天帝的赌约,有没有实质性的回报呢?”

        “当然有啊!”景明轩脸上的笑意盎然,相反战天帝则是脸色黑了起来。

        汪燕婉意识到她问到了战天帝的雷区,同时可以肯定这波战天帝绝对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为此,她闭上嘴巴,一双雪白的猫耳耷拉着,九条长长的雪白大尾巴躲在她的背后,不给战天帝看到的机会。

        “战天帝!你也别黑着个脸,就当是做给景秀山庄做贡献。未来景秀山庄征服诸天万界后,你的名字绝对会登上贡献榜,让景秀山庄的众修士牢牢记住。”

        对于景明轩的画大饼,战天帝没有吃下,吐出一口气后发声,“本天帝不是输不起的修士,也不在乎登不登上你那所谓的贡献榜,本天帝只是在乎其中有好几个修炼资源是留给那位我所在意的修士。”

        景明轩的酒意顿时全无,他没想到他所要的修炼资源中存在给战天帝姐姐的,这确实有些不妥了!

        沉默了片刻后,他双眸一凝,“既然如此,那几个你就留着,我届时再想想办法。”

        战天帝眉头轻皱的看着景明轩,他发现对方是真为他着想,内心感到一暖。

        细细一想,除了姐姐外,这是第一个。

        至于真龙天帝,那只能算是志同道合的道友,而不是真心相处的挚友。

        “不用了!那位修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出来,并且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用到,所以届时再说吧!”

        战天帝话落,别说景明轩和苏沐婵了,沈溪涵等五名修士心中也甚是感动。

        景明轩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开口道:“那你要把你想留下的修炼资源说出来,这样免得到时候错过了还不自知。”

        “行!”战天帝发出清澈爽朗的肯定声。

        趁此,汪燕婉觉得气氛甚佳,雪白猫耳竖起,九条毛茸茸的雪白大尾巴也不藏在背后,满眼好奇的进行询问。

        “庄主大人!是什么东西需要找战天帝要修炼资源?”

        没等景明轩解释,战天帝那肃穆的雄厚嗓音就发了出来,“天穹仙宫!”

        “额....天穹仙宫不是已经造好了吗?”汪燕婉甚是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梁星宇、甘盈盈、卢宽和沈溪涵也是这么认为,但很快他们四个和汪燕婉全都眸光发怔,显然是猜到了什么。

        景明轩也不再隐瞒的解释道:“天穹仙宫只是一个开始,本庄主接下来要制造幽冥仙宫,霹雳仙宫和耀世仙宫。这就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甚至为了不千篇一律,保持你们各自军团番号的特色,还需要一些珍稀且特殊的修炼资源。”

        霎时,梁星宇等五名修士都被感动的无以复加。

        这种事其实根本不需要搞,但他们当初都无比羡慕那只比天启仙宫差上一些的天穹仙宫,甚至还说出好想也拥有一个的话来。

        没想到,庄主大人不仅记在了心上,还真的打算去炼制,对他们真是太好了!

        当然,他们也清楚他们只拥有使用权,真正的主人还是景明轩。

        不过总比没有要好太多太多了!

        以至于内心激动地进行发誓,只要庄主大人一直待他(她)这么好,他(她)绝对不会背叛庄主大人,甚至心甘情愿的为庄主大人赴死。

        战天帝瞧见卢宽等五名修士愈发坚定的眼神后,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天曦、石志、小清和景薇歌挡在景明轩身前的画面。

        心中还是感到有些不解,在他的阅历中,光是真诚和好,想要让下属无条件的忠诚,那明显是不够的。

        故此,他愈发好奇景明轩还使出了什么样的手段,让这些下属一个个如此忠诚?

        景明轩沉思片刻,他意识到现在是把先前收编众禁区之主计划全盘托出的好时机。

        “诸位!相信你们也很疑惑本座为什么不是等三年后,即景秀山庄羽翼丰满时诛灭各大生命禁区,而是在这个时候对禁区之主们收编?”

        除了景明轩和苏沐婵外,屋内包括战天帝都颇为郑重的点了下头。

        景明轩感受着六道充满好奇的视线,他不再卖关子,直接展开一番简述。

        “不祥存在?”梁星宇眉头轻蹙的喃喃一声。

        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双目睁大,颇为惊诧的喊道:“我想起来了!前任幽冥之主说过有一个神秘的家伙找过他,说和他们合作,就能在完成任务后获得些许不死物质,从而让自身寿元延长不少。”

        “额!幽冥,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想起来了!我记得前任霹雳之主也是这样子,不过他没有当做一回事。”卢宽恍然大明白的说着。

        沈溪涵微微点着头,“我哥哥也说过这件事,但他也没有当做一回事,完全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不相信也很正常,我们对于上一个纪元的了解太少,根本不知道不死物质的存在,也就觉得对方是个骗子。”说完,梁星宇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战天帝无奈的耸了耸肩,“据传是我们这个纪元的第一位天帝将有关浩古纪元的信息全部抹除,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一概不知。”

        “洪古纪元的第一位天帝......”景明轩等一众修士不约而同的喃喃道。

        沈溪涵回忆了一番,忍不住的发声,“第一位天帝所在的时代,我记得就算是玄天界这种穷乡僻壤都同一时间存在二十多尊大帝。”

        “啊!这......”汪燕婉美眸瞪大,好似铜铃那般,显然是无法想象同时存在二十多尊大帝的世界。

        战天帝轻轻点着头,“她没有说错!洪古纪元第一位天帝在四千九百万年时获得天帝果位,一直到四千五百万年前才彻底销声匿迹。这段时间属于仙域关闭没有多久,诸天万界即便是玄天界这样偏僻的世界,也修炼资源丰富,天地规则宽松。并且就算是现在不足百年寿元的凡人,也因为不死物质没有完全被消耗干净而拥有着至少上千年的寿元,可以说是洪古纪元中最好的修炼时代。”

        众修士陷入沉默,目前他们所处的修炼时代明显是很坏的了!

        至于是不是最坏的修炼时代,那需要等到洪古纪元终结了才能知道。

        “话说我们的话题是不是跑偏了?”苏沐婵冷不丁的来了一声。

        众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趁此,景明轩拨乱反正的发声,“我从战天帝口中获知了不祥存在,但是在我的推演中先前没有他们。在告别战天帝后,我便进行了一次推演,在消耗了巨量的修炼资源后,我对目前的诸天万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具体有哪些?”战天帝一改过去的沉稳,急声问道。

        景明轩没有吊人胃口,润了润嗓子后就继续说着,“其他的先不谈,我发现玄天界内有和不祥存在产生联系的修士,她就是生命禁区斩月府的主宰乌嫦。”

        倏忽间,众修士全都感到豁然开朗起来。

        “怎么会是她?她明明一直都在慢慢变老啊!”沈溪涵那如刀削的柳眉紧皱,非常不解的说着。

        景明轩不懂沈溪涵为什么这么激动,星眸中满是奇怪的问道:“你和她关系很好吗?”

        “我和她应该算是好姐妹吧!毕竟女的,还是禁区之主的修士,玄天界内很少。”

        听完沈溪涵的话,景明轩喜笑颜开,“哈哈哈!这是一件大好事啊!本座正愁没有人能去试探乌嫦。”

        只是这时,卢宽却摇着头,重重一声。

        “庄主大人!不能让我娘子去,她现在没有修为。乌嫦一旦发觉到了不对劲,肯定会挟持她,所以请您原谅我的自私。”

        沈溪涵那秋波流转的凤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婀娜多姿的娇躯直接靠在了卢宽那坚实的身上。

        卢宽心中一暖,他知道庄主大人现在肯定非常愤怒,但为了沈溪涵,他愿意直面庄主大人的愤怒。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