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阁 - 玄幻奇幻 - 都拜师女主?那我只好独享女魔帝在线阅读 - 第150章 极寒之主心态崩了

第150章 极寒之主心态崩了

        无痕山主殿。

        嗒嗒嗒的一连串声音响起。

        接引极寒之主的众修士们纷纷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极寒之主也翩然落地,宛若画中仙子那般,清澈的眸子凝视着前方。

        和以往她来这里时没有任何的改变,但心中的不安更重了!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内心不断强调这就是心理作用,实际上一切和过去没有什么变化。

        为首的修士朝着前方走去,步伐和过去她来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么稳健和轻快。

        极寒之主愈发确定只是她多想了!

        遂迈着优雅的莲步,不快不慢跟在众修士后方。

        很快,她走进了主殿的殿内。

        一眼扫去,修士们和过去一样的站在两侧。

        视线由近及远,近处所站着的修士,她都认识,并且还和过去的站位一样。

        可看到远处时就不对劲了,原先应该站着的其他修士,竟然变成了幽冥之主的五大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疑惑,极寒之主继续朝着这一边的远处望去,然后就看到了英姿勃发,气度不凡的幽冥之主。

        “幽冥之主?你不是和我哥有仇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看着睁大双眸,脸上充满惊诧之色的极寒之主,梁星宇感到心情大好,紧接着猛地想起来该如何整极寒之主。

        遂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怅惘道:“我被无痕之主折服了!现在我是他最为忠诚的麾下。”

        极寒之主瞪大双眼,她是真没想到她的哥哥这么厉害,竟然能把众多生命禁区中最厉害的刺头给折服。

        霹雳之主卢宽在憋笑。

        幽冥的话有错吗?

        当然没有错!

        其确实被无痕之主给折服了,但不是极寒之主的哥哥,而是新任无痕之主的景明轩。

        极寒之主继续向前看过去,所见竟然是女帝。

        “女帝都臣服于无痕之主了吗?”

        这番问话刚结束,天曦便微微颔首,发出一道清冷声,“是的!普天之下,只有他能让本帝心悦诚服。”

        “啊!这......”极寒之主一时之间竟无语凝噎。

        她扫视另一边站着的修士,到最后竟有先前被她欺负过的霹雳之主。

        这次,她没有去问,她清楚霹雳之主肯定和幽冥之主、女帝一样,都臣服于哥哥。

        怪不得哥哥没有晾她个一天,原来是想跟她分享这份喜悦啊!

        现在来看,先前的不安纯粹是她想多了!

        “无痕之主驾到!”一道洪亮且充满力量的苍老声音响起。

        发出这句话不是别人,正是无痕山。

        下一刹,前方空荡无物,并且被更换的全新宝座处出现了两道修长身影。

        宝座的左侧扶手处出现一个圆圆的锃亮宝珠,右侧扶手则是一个扁扁的圆形罗盘。

        除此之外,宝座左侧站着一位有着十条雪白大尾巴和一对雪白狐耳的小女孩。

        极寒之主微微抬头,眺望前方后,整个人惊愕住。

        “你们两个是谁?怎么能有如此大的胆子坐在我哥的宝座上?”

        然而众修士无视了极寒之主的这番话,不约而同的恭恭敬敬作揖,异口同声的虔诚喊道:“恭迎无痕之主和无痕之主夫人!”

        极寒之主懵了!

        她意识到那个丰神俊秀,好似谪仙的少年便是无痕之主。

        可是无痕之主明明是她的哥哥啊!

        极寒之主面露急色,大声嚷嚷起来,“他不是无痕之主,我哥哥才是,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

        “他们的眼睛没有瞎,本座就是如今的无痕之主,至于你哥哥嘛,他在这里!”

        景明轩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眸光一凝,呈现无比锐利的同时前方出现了一道残破不堪,面色崩坏的老者身影。

        极寒之主定睛一看,纵使无法看清楚,但她知道这就是她的亲哥哥。

        强如哥哥,竟会被前方的少年擒住,还被折磨到这种人神共愤的模样。

        她感到无法接受,俏丽面容上开始出现崩坏的表情。

        卢宽脸上笑意愈发浓烈,这一幕,他在脑海中重复了成百上千遍,但是都没有现在亲眼看见要来得爽快,来得愉悦。

        不过他没有嘲讽,倒不是觉得极寒之主还有翻身的可能,而是极寒之主还没有到最落魄的时候。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再嘲讽,才能把他心中的爽快拉满。

        好一会儿后,极寒之主慢慢平复了内心的情绪。

        她清楚她现在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否则必定是死路一条。

        “无痕之主!我现在能离开吗?”

        景明轩很是随意的瞄了一眼强颜欢笑的极寒之主,淡淡一声,“你来此是有什么事?”

        “我......”

        极寒之主猛然意识到前方的少年不是他哥哥,所以她要说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得到解决。

        景明轩露出一抹颇有兴致的笑容,冷声恐吓道:“不说的话,你以后都离不开这里。”

        曾经刁蛮任性的极寒之主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但今时不同往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活着她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思来。

        强忍着内心的怒火,轻启秀口开始讲述。

        “不久前,我所处的极寒谷出现了生机被抽取现象,我推演此事,还被对方给打伤,所以我想找我哥来帮我,却没想到你成为了新的无痕之主。”

        景明轩轻轻点头,他没想到极寒之主还挺聪明的,所说的话没有半点针对外人的意思。

        为此,他只能钓鱼执法,“那你想报仇吗?”

        极寒之主没有发话,美眸凝视着前方,她感觉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仿佛是在刀尖上起舞。

        正常回答应该是想,但对方明明知道她会这么回复,却还是进行这样的询问,那大概率是有诈。

        “不想!我不是他的对手。”

        此刻,极寒之主觉得自己是真机灵,破解了对方的阳谋。

        然而她从景明轩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点的惊诧表情,似乎这一切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极寒之主!你这人真无趣,竟然连报仇的血性都没有。”

        极寒之主的心中松了一大口气,回过神来后她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何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这个少年很恐怖,难怪能把她的哥哥弄成那副惨样子。

        “无痕之主!现在能让我离开了吗?”

        景明轩没有回话,而是给卢宽使了个眼色。

        卢宽瞬间心领神会,直接站了出来,拱手道:“主上!属下和极寒之主有私仇,可否让我今日报了这私仇?”

        极寒之主脸色煞白起来,她猛地意识到当她踏入无痕山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走上了一条没有回头的死路。

        顿时再也没有先前的淡定自若,气急败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就是想弄死我,不管我如何挣扎,都不会改变结局。”

        “你说得很对!”景明轩直接肯定道,没有半点的掩藏。

        极寒之主为之愕然,她没有想到景明轩会大大方方的承认。

        随后景明轩看向卢宽,眸光相当精悍,口中发出颇为冷厉的声音,“卢宽!本座就把极寒之主交给你来处置,你可不要让本座失望。”

        卢宽大喜过望,老气横秋的脸上呈现出极为高兴的笑容,在众修士眼中多多少少显得猥琐。

        “定不会让主上失望!”

        极寒之主咬着银牙,不过很快俏脸上呈现出一抹得意,“我已经启动了不可逆的爆炸,没有人能处置我,除了我自己。”

        “亲亲夫君!”苏沐婵的声音依旧甜美,但蕴藏着冰冷。

        景明轩心领神会,直接对苏沐婵施展一发幽冥之光的常态效果。

        骤然间,苏沐婵出现在极寒之主的前方,没有任何迟疑的一掌拍出。

        嘭的一声巨响,极寒之主的小腹直接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洞,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极寒之主感受到了极其剧烈的疼痛,眼泪都涌了出来。

        脸色这次是真的变得煞白,同时面容因疼痛而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没用的!我的爆炸不会因为你毁灭了我的丹田就会结束。”

        极寒之主嘴角流血的强行说出这番话,纵使是疼得飞起,依旧发出颇为嚣张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是吗?”苏沐婵那秀色可餐的绝美玉容上呈现出极度的自信。

        极寒之主面色一沉,感受一番后整个人呆住,心态彻底崩塌的质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论自爆!魔道才是鼻祖。”苏沐婵眸光冷冽的郑重一声。

        极寒之主陷入沉默,她所学的自爆确实是从一介魔修处学习到的。

        再一回味,她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艰难的说着,“你是魔道女帝?你刚刚旁边坐着的是景秀山庄庄主景明轩?”

        “没错!不过本帝更希望你称呼他为本帝的道侣。”苏沐婵像是宣誓主权那般的霸道发声。

        极寒知足凄惨一笑,“呵呵!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死在霹雳之主的处置下。”

        “你这话可就不对了!”

        不知何时,景明轩出现在了苏沐婵的左侧,随后笑眯眯的抬起手。

        神明治愈法!

        下一刹,一股股充满生机的白色光团注入到极寒之主的体内。

        极寒之主定睛一看,发现苏沐婵也是这么做的。

        她意识到这对道侣是想治疗她,可是被轰穿丹田的伤势,又岂是那么好治愈的?

        然而没过一会儿,她感受到自己的丹田回来了!

        极寒之主懵了一下,随后终于发声求饶,“我错了!求求你们让我死吧!我不想被霹雳之主处置。”

        “那就更要让他处置了!”景明轩坏坏的一笑。

        极寒之主彻底陷入绝望,她愤怒的看着景明轩,眸中充满了凶狠。

        景明轩保持着微笑,一点都不带怕,嘴角甚至轻扬起来,在极寒之主眼中像是个变态。

        “卢宽!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景明轩这话一落,极寒之主面露惶恐之色。

        卢宽则是欣喜之色,一下子就出现在极寒之主面前,露出老头子般的猥琐笑容。

        抬起手朝着极寒之主那曼妙的身躯伸去,笑容变得更加猥琐起来,“极寒之主,让你当初那么嚣张,现在是该本主宰嚣张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